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 和 位 育

心安茅屋稳,性定菜根香, 世事静中见, 人情淡始长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犁牛半块田,收也凭天,荒也凭天, 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布衣得暖胜丝绵,长也可穿,短也可穿, 草舍茅屋有几间,行也安然,待也安然, 雨过天青驾小船,鱼在一边,酒在一边, 夜归儿女话灯前,今也有言,古也有言, 日上三竿我独眠,谁是神仙,我是神仙, 南山空谷书一卷,疯也痴癫,狂也痴癫。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引用】《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  

2011-11-02 14:2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

 

CCTV.com  2009年07月23日 18:11  来源:CCTV.com

《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1—西湖无语》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作者:彭涯

如果一个人年轻时在烟花三月来到江南,逢一个雨天又恰好在西湖,想象起来都风姿万种。多年以后风雨归来,彼此容颜已改,你依然认得出被西湖收藏的当年的情怀。你感慨的是一种转身间的错过,重来时你既是风景里的人又是旁观者了。

胸怀锦绣气自华。西湖已向所有的人敞开,西湖的人文气息使杭州繁华而不轻浮。显然这里的人更有理由骄傲,他们和西湖一起迎接晨光,一起送走夕阳,他们可以滋润地生活在平凡的简单日子中,他们的日子又和西湖一同展示给外来的人。这是世俗的天堂,现代和传统坚硬的碰撞并没能让它走样,它有深厚底韵含蓄的温柔力量,这诗意散淡的日子每每让外来的人羡慕和向往。

不管什么季节,不管什么天气,西湖的诗情画意随处都是,你留神也会绊着你,千年的才情熬成的芬芳能呛得你不敢胡思乱想。只要一不小心想起哪个古人或脑子里冒起一句诗词,你就会跌进湖中翻腾,就会在陈年的知识和稠腻的情感中犯懵。这里美文佳句、名流痕迹繁密,无处能比。如果你知道的不少又总想知道,还没到这儿你就疲劳了。这就是西湖——挂在江南胸前的一块老玉,看惯了多少秋月春风,被多少人的故事滋养的这般温润。

电视散文: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西湖本无语,是每一个年代的人们将它装点,然后再斑驳脱落。

历史的余温已不再烫手,西湖的夜晚想必无梦。这里被无数只笔填过,满得连写意的空间都不再有,但这里拦不住你做白日梦。

对于西湖,我已无法赞美,只有感受还能印证生命的真实。我只感受早晨微雨中的心情,在窗前抽一只烟,喝一壶茶;我只享受下午醺然困意中的美,最好连眼睛也睁不开,在蜂蜜般的阳光里。春意如丝,总是趁易感时刻潜入心里,不知不觉就织起了盛梦的袋子,我将白日梦安放在这样的时刻。

那时年少,梦想追我,连惆怅都是阳光般的。黑色的眼神中总有一点星辰。现在我有资格追梦想了。梦之花朵本是藏在叶的裙底,能否开花全凭你怎样呼吸。你鼾声大作它也睡去,你轻轻叹息它就开了。而我的夜星星太多,梦恐怕是羞涩地溜掉了,只有白日梦可以借风抓住,风用春丝系着,寄存在恍惚的时光里。

那时年少,浑然不觉时间的杀气,总是凝视远方,将时间甩在后面。目空一切时,身轻的像鸟;再赏红尘美时,方觉时光虚度。飞翔似乎只是一瞬间,落地时才知那是十年。总是在后来才明了,枉读了“总将薪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我曾经与诗一样的丁香般的女孩擦肩而过,错过她捧给我的荣耀,错过单纯的快活。我还多次与穿绿衣的春天错过,错过她的芬芳、错过她的模样。

电视散文: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西湖不语。它静静地看着树下闲坐的人、湖边散步的人,以及那个做梦的人。西湖给闻得到香的人以香,给听得到雨的人以雨,给抓得到风的人以风,给触得到心痛的人以美和忧伤,也陪游逛的人将时光消磨。只有一种人西湖给不了什么,那是手拉着手在阳光下爱着的人。他们手拉着手在柳浪下漫步,他们手拉着手坐在树叶的尖儿上,从清晨到傍晚,从花开到花合,直到黑暗迷昏了星空,青春依然醒着。

三月晴朗的下午,阳光下的梦如一瓣云一样清淡,如花儿轻轻的缓缓飘落,放大的春天弥漫过来。阳光揉皱湖水,就当是你在将这块老玉抚玩,不用证明你悠闲,发呆的这一刻生命肯定是你的。

你做个轻轻的梦,你梦着拥有杏花烟雨江南,你梦着深深庭院可以收藏月亮,你梦着能闻到过往流香。当你真正拥有自己的梦时,生命就精彩了,哪怕它小得可怜,像一颗晶莹的水珠,依然闪耀着自觉的光芒,因为它宣告了自己是水。杨柳婆娑的枝条懒懒地垂向水面,终究缠不住水中落日,却撩拨得太阳流了一湖绚烂的涟漪。

白日梦淡了、薄了,傍晚悄悄吸走了它的颜色而渐渐黑了。黑夜的梦醒在凌晨,白日梦醒在傍晚。在这交界的时候,隐藏了某种神秘的仪式。

电视散文: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白日梦没能将被知识漂白的头发染黑,但我也不会为什么而懊悔。我们因梦想而创造,因创造而延续梦想。初到与重来之间,爱的年代已经走远,西湖依然是无言的背景,世俗的天堂。

今天当我又站在新的起点,带不走的还是那年留在西湖难舍的情结,那些与错过有关的瞬间。我从西湖捞起洗过的身心,就让深沉的落入湖底,清淡的漂于水面。

图片欣赏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电视散文:《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一)《西湖无语》 - ydcyjl - ydcyjl的个人主页

 

《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2—西湖四韵》

作者 彭涯

是谁撑一把油纸伞,穿过多情的雨季,寻觅江南繁华的旧梦;是谁品一盏清茶,倚栏静静地远眺,等待那朵寂寞的莲开;是谁乘一叶小舟,在明月如水的霜天,打捞匆匆流逝的华年;又是谁折一枝寒梅,书写俊逸风流的诗章?

西湖,明净如玉的西湖,那柳岸花堤上,是否徜徉着古人黯淡的背影?那池亭水榭间,是否收藏了昨日遗失的风景?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饮湖上初晴后雨》宋?苏东坡

一、【苏堤春雨】

烟雨漂洗的西湖,宛如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温润的色调、幽淡的芳香,古往今来,萦绕过多少路人追梦的心怀?

岸边聚集着喧闹的人流,湖心却是画影清波。空蒙的烟雨倾泻在低垂的柳条上,摇曳的波光撩开一湖动人的涟漪。当目光迷离的时候,梦境也徜徉起来。远处的断桥横落在湖与岸之间,流转的回风仿佛穿越千年的时光,那个被悠悠岁华洗濯了千年的传说,清晰而玲珑地舒展在西湖的秀水明山中。桥其实并没有断,断的只是白娘子与许仙一世的情缘。那一柄多情的油纸伞,是否可以挽留他们匆匆流逝的旧梦?

千年的情节早已注定,留存的却是永恒的传说。那些撑着雨伞,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又将落入谁的梦中?

云烟浸染西湖杨柳的清丽,朝霞催开苏堤桃花的艳影。过往的路人,穿行在石板路上,他们抖落一身的烟尘,将恍惚的时光寄存在短暂的雨季。

那一袭青衫、儒雅俊逸的身影是苏子么?还忆当年,他与朝云泛舟西湖、清樽对月、新词娇韵、不尽缠绵。奈何岁月飘零,佳人已杳,空余他漂萍行踪,伤情缚梦。

千古绕愁之事,惟独情字。旷达豪迈的苏东坡,纵然才高可笑王侯,倘若不遇朝云,更无知音,又怎会有那般的俊采风流。“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他怀念的还是旧时的明月,那弯如钩的新月,一半是离,一半是合。多情的,始终是那望月的人。

行走在悠长的苏堤,是谁,一路拣拾着明明灭灭的光阴?可是,又能寻找到些什么?纵然沉落西湖,又能打捞到些什么?

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

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苏小小歌》南朝齐?苏小小

二、【西泠夏荷】

梦若清莲,在西湖的波心徐徐地舒展。岸边有悠然漫步的人,亭中有静坐品茗的人。他们借着西湖清凉的景致,消磨着闲逸的时光。那悠悠碧波,映照着城市高楼的背景,杭州这座被风雨浸润了千年的古城,生长着无尽的诗意与闲情。

清澈的阳光柔柔地倾泻在湖面,轻漾的水纹,撩拨着谁的心事?一叶小舟停泊在藕花深处,静看月圆花开,世海浮沉。此时,搁浅的,是它的岁月;寂寞的,又是谁的人生?

那晶莹的露珠,是苏小小多情的泪么?“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遥想当年柔情似水的一幕,苏小小与阮郁那一见倾心的爱情,西湖仿佛又添了一抹温馨的色彩。

繁华如梦,流光易散。多少回灯花挑尽不成眠,多少次高楼望断人不见。她最终还是尝尽相思,错过了花好月圆的芬芳。

“生于西泠,死于西泠,埋骨于西泠,庶不负我苏小小山水之癖。”西湖的山水,滋养了苏小小的灵性。这个女子,书写过多情的诗句,采折过离别的柳条,流淌过相思的泪滴。在庭院深深的江南,月光为她铺就温床,那无处可寄的魂魄,完完全全地融进西湖的青山碧水,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抚慰她入世的情怀,不负她一生的依恋。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忆江南》唐?白居易

三、【碧湖秋月】

凉风惊醒明月,红叶染透青山。缥缈空远的钟声在山寺悠悠回荡,桂花香影飘落在青苔石径。黄昏掩映的山水画廊,给西湖留下了一轴无言的背景。

那些在夕阳西下临风赏景的老者,身旁别一壶桂花佳酿,悠闲淡定,他们追寻的是一种空山空水的意境。那些在月夜霜天泛舟湖上的游人,手中捧一盏西湖龙井,优雅自在,他们品尝的是一杯意味深长的人生。

湖中映照着城市眩目的街灯,那一片流彩的天空,装点的是今人的思想。西湖上明月遥挂,波光隐隐,流淌在故事中的人物依旧清晰。

“欲将此意凭回棹,报与西湖风月知。”那一袭清瘦的身影,是落魄江湖的白居易吗?他几时淡看了名利,寄意于山川水色之间,留情在烟波画影之中,做了个寻风钓月,纵迹白云的雅客?也许,只有西湖的山水才能解读他半世的风霜。

清凉的季节,语言失去了色彩。寂寥的岁月,山水遗忘了诺言。在倾泻千里,风起云涌的历史人物面前,西湖的秋月,选择了沉默。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山园小梅》宋?林逋

四、【梅园冬雪】

轻盈的雪花洒落在如镜的湖心,那冰肌玉骨,瞬间在水中消融,消融为西子湖清透的寒水,点染着诗人灵动的思绪,成就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花魂诗境。

湖边晶莹的白雪,璀璨如星珠点缀苍穹的倒影。在水天晴光的交汇里,那一瓣瓣临雪悄绽的素蕊,用清香弹奏一曲千古词韵。

风也有影,它走过西湖的春秋,在寂寞的黄昏里,带上彩霞的叮咛。薄冷的梅花,枕着月光的孤独。那曲醉人千回的笛吟,拂开冬夜的静寂,流溢着疏梅的暗香。放鹤亭中,还有一位清瘦的诗人,在梅妻鹤子的闲逸里,静守这段心灵的宁静。就如同月色守侯西湖,千百年来,沉静若水,却流转着不变的碧波清音。

那雪堤柳岸之畔,是谁枕着诗风词韵,舒展今时的灵感,在古意盎然的西湖寻寻觅觅,又在繁华似锦的都市里走走停停。

书文尽而心未绝,冰弦断而遗有音。昨天,已随彩霞点画的湖波,沉睡为一朵披着月光轻舞的莲。今日碧波泛漪的西湖,如长笛边一曲被沉淀了千年的旧韵。许多古老的记忆已经无法拾起,垂柳下那一叶漂浮的小舟,划过了明净淡泊的人生。

远去的还会走近,等待的不再漫长。徜徉在西湖四季婉转的梦里,梦里,还有那抹不去,老不尽的江南。

《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3—瘦西湖印象》

 

作者 彭涯

读书是壮阔的历险,精神的回归更是一次远行,一路上损耗和牺牲的风险是必须承担的,这种命运恰似大马哈鱼的回游,无人喝彩时只有自己用心关照,这一站要抵达的是扬州瘦西湖。

第一次来扬州却不能称是初来,因早已在文章诗词中浸泡与神游过,这更像是一次回归,又可比朝花夕拾,终久带有寻找的态度。旧时文人的扬州梦已做不得了,带着半醒的绮梦上路也不可能,我是醒着来的。

瘦西湖正是相对于杭州西湖而言,巧合的是与赵飞燕互比格外妥帖,一带细水两岸花柳,曲线玲珑,瘦而不弱。瘦西湖的水离岸很近,几乎在一个平面上,像镶嵌有边的玉,特别是在岸边的风中杨柳与水相应的和谐,别有风姿。且装一瓶三月瘦西湖上的风存着,或折几枝杨柳寄给某人,这是年轻时会做的举动。文墨依稀尚存,而艳迹不在。旧景无痕,是心灵的召唤打开了时光的囚牢,释放出千年的风流。它驾诗而来,与展开想像之翼的我来一场风云聚会。空山钟声远,意在身外;明月箫音长,韵在心边。

瘦西湖实在瘦,带着寻找的态度会发现她瘦得有精华,瘦得能见风骨。此地的园林也体现着瘦的精神,如何园取名寄啸山庄,主人将远志封存、含养,浓缩山水并人格化,自在把玩。将大时代中不可控的命运化作可控,让个人精神在窒息中呼吸,所谓“得闲便是主人”,人各有一解,想将瞬间一节节接长去够永恒,大概是此等园林的精髓。无奈不忍彻底归去,做个闲人,退守中又留“走出”的余地,实为半隐。

山水怡养人文,人文驻颜山水,一地一风流,一人一个性。有意思的是李白千古送别名句“烟花三月下扬州”,将情思摆在辽阔的时空下,为后人留下壮美起程的想象,扬州则成了渺小的点,在遥远的那一端。而当李白亲自到了扬州后,却没能留下任何与扬州和瘦西湖有关的诗句。大概是视野开阔、侠骨仙风者在此难以舒展,干脆经了商,游戏一番。然瘦水藏龙,而且还很拥挤,有欧阳修、杜牧、扬州八怪等大家云集。

小桥流水闷其井天,登高望远不免广寒。你曾经对肤浅不耐烦,有一天你也会厌倦深刻。我又重新看待江南文化,重新欣赏那些文人小中见大、杯水风波的功夫,袖里乾坤的陶醉。都说美产生于距离,其实挤压下也能产生美,考验的都是想象力。

过去在地理上的游走不是易事,精神与行动的合一更不易,今天虽然在地理上的游走比较容易但精神与行动合一的出行却更难了。当最初的兴奋过去后,我们惊讶于工具和工具带来的速度并没有延长生命,也没能开拓空间,恰恰让我们的世界变小了,想象的空间更是拥挤,连起飞的距离都快没了。离我们最近的旅梦者,恨不能尽兴而劝人别下扬州者当属郁达夫;最老实地说扬州的人该是朱自清了。

心境不同所见景自不同,情可以生景,思想不同所描绘的风物也不同。思想也是锁链。希望就是常说的可能性,这是大多数人惟一拥有的东西,一件带翅膀的东西,一件需要天空的东西,怎能用如刀的文字将它斩断,怎能用所谓的真实将它拴住。写景状物各有怀抱,深厚的文化积淀所放大的人文景观让今人不知所措,也未必。人们可以把它解构、当成道具而已。而超越阶级、超越个人境遇的东西,该是文化消脂后瘦的精神及瘦中寓藏的风骨。无处可逃时更应重新珍重身边仅有的好处,这是我重新欣赏“小中见大”、“袖里乾坤”的理由。

在身边的风物中种植精神吧。水的好处比人能想到的要大要多,先贤早有“上善若水”之说,无风景可看或将风景看透,低头看水就够了。

《印象中国》系列之《西湖印象4—惠州西湖印象》

 

作者 彭涯

在爱与恨的两岸之间,时光是一条河,否则时光就是一团雾,说没就没了。如果你要登岸,就要选择一边,无爱无恨的境界与人们无关。

假如给你一日时光停留在惠州,你当然会选择与美相伴,与这里的西湖共度一日的生命。

一丝偶然的牵引最容易让人流出那被层层淡忘尘封的情感,一路风尘赴命定之约。这之前记忆不曾留下有关西湖的痕迹,没有知识准备的直接接触,生动新奇。

“天下西湖三十六”,惠州西湖当然不是最华丽的,当年这里不是得意者的天堂,而是失意者的故乡,所以一直以来,雕琢不多,附会也少,还是自然清新的本色。自王朝云伴苏东坡谪惠,这湖就有了灵魂,有了生命,与其人一样,得意时不张狂,失意也不露消沉之色。“一自坡公下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千年的湖绝非一时兴起挖个水坑放几条小船可比。

如果湖是城市之眼,虽眉目各有不同,养的都是城市的灵气,映的是城市的心,滋润的是一地的人生。惠州西湖曲线优美,标榜“以曲折胜”实不为过,相映的是岭南风物人情,加之蕴含的文化精神,湖水的眼神自然秀慧,湖边的树木花草多有岭南特色,像紫荆、古榕等,可比作城市之眼的睫毛,风起时,睫毛微动,美目流苏。

一日可以感受西湖的气质,一日不可度量这里的风物人情。看那挑着水果开始一天生活的人也挑着清晨的露水,黄昏时挑一担夕阳回家,我真不知是浸在感动里还是浸在湖水中了。这里是最早开放的地区之一,很多人富了起来,很多人质朴依然,很多人深爱着西湖,西湖也滋养着、收藏着他们湿润的青春、记忆和梦想。

西湖曾经很远,离我二十年,西湖很近,离马路只烟头一闪一灭的距离。岸边一样是尖锐的嘈杂,人气蒸腾。湖山做温柔的抵抗,眠鸥浴露,洗眼净心,这情景陡增了我柔可克刚的信念——温柔就是力量。

这里四季并不分明,你依然能神往于她动人的风姿。温暖的下午,看那骑车访友的老者已脱下征袍现真身,那倚着柴门的人可是将芳菲看尽;下雨的早晨,想那楼台听雨的少年还不知真愁;月明之夜,孤庭中有高士抚琴,天亮时西湖睁开秀目,他已消失在人群中;黄昏时分,千年的诗意沁人心脾,白云酣醉,湖上好风如水。

真诚的来,就会迎面撞上永生在文字里的人物,也是囚禁在时光中的英雄。那唱“大江东去”的人,也曾吟“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不留纠缠的酸腻,只有清醒的凉意、自觉的苦闷,沉净如秋水长天。旷达人生的感伤也是明亮的,然纵有高才雅量,也难免悟透现实而又不合时宜的悲凉,只有朝云能解,只有知已落泪。

最是那传说惹人疲惫,而这里苏堤的由来却不一样。传说在月白风清之夜,西湖孤山上,苏东坡因思念而梦见已逝的朝云来到面前,衣裙是湿的,因问原由,朝云说:“湖上无路,妾涉水而来”。梦醒后发愿建堤。传说凄美,如樱花似雨落,轻轻地打在会疼的心上。

几年不读书写字,真过了些清静的日子,时候到了就免不了沉淀的思绪又泛了上来,风云再起时江湖已改,山河依旧处梦里情怀。今日只因“湖山此地曾埋玉,风月其人可铸金”,所以我要歌唱,我会感伤。子期不听,伯牙摔琴谢知音;朝云一泪,东坡绝唱敬红颜。

二十年前,井边汲水的少年听到“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留下无名的感伤,二十年后心花开放时却是清晰的寂寥。今人只慕天才高放,千古文章;不识一泪永驻红颜,已漏隔世遗香。恍然间是谁在花瓣里呼吸,温暖的感动里远去的已走近。身在大好湖山,怀想风流人物,我当在“一亭孤月冷梅花”的夜晚来看你挂泪的容颜。一日不短,二十年不长,你是时光的囚徒,我是匆匆过客,你是镜中一湖春水等待风来,我是走进镜中的人不知还能不能出来;你等待了很久,我也等待——香魂归来在晚秋。

离去,不做轻轻的走状,离去,不做沉重的回眸,只是离去。别了,那二十年中流出的一日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