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 和 位 育

心安茅屋稳,性定菜根香, 世事静中见, 人情淡始长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犁牛半块田,收也凭天,荒也凭天, 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布衣得暖胜丝绵,长也可穿,短也可穿, 草舍茅屋有几间,行也安然,待也安然, 雨过天青驾小船,鱼在一边,酒在一边, 夜归儿女话灯前,今也有言,古也有言, 日上三竿我独眠,谁是神仙,我是神仙, 南山空谷书一卷,疯也痴癫,狂也痴癫。

网易考拉推荐

王凤仪嘉言录  

2013-07-10 19:1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节 善恶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做事合乎道理就是善,悖乎道理就是恶;把事做好就是善,把事做坏就是恶;存心公就是善,存心私就是恶。

○世上有三大恶人,盗贼不算在内。讲道不行道、知过不改过,是第一等恶人;吃点亏心里就难过,占点便宜心里就高兴,是第二等恶人;非分的事,知道不可得而念念不忘,非法的事,知道不可做却偷偷地去做,是第三等恶人。此外,有人夸奖,心里就高兴,受人批评,心里就不快,都是不善的人。

○占便宜就乐,吃亏就生气,都不是好人。某人跟我学道,也算是个善人,他存的粮多,天旱粮涨价,他就乐啦,下雨粮价落,他就愁啦,哪有一点善心呢?

○要想当好人非常容易,你看别人做的事,良心上过不去,自己不那样做就是啦。

○把自己修治好,天下就好了,因为我好了,走到哪儿就好到哪儿。

○一个人便是一个世界,我好了就是好了一个世界;佛成了就成了个西方极乐世界,耶稣成了就成了个天国。今人都等世界好了再去当好人,岂不知,真到世界好的时候,你再想好也来不及啦!

第二节 学圣

○人念古人书,要学古人才对。现在的人光念不学,把书都念‘输’啦!圣人要把书收回去,不叫人念啦!你若立志学古(圣贤)人,将来世人就得念你。给后人做个榜样,到了大同世界,人人都跟你学,那就是念你。念书学道贵乎实行,身子要低,志向要大,和古人接碴(灵),你也就是古人。

○人只知念书要多要熟,不知照书去实行,这象看熟了地图,知道各地的方位,没能亲临其境,又怎能看见真风景呢?又象念熟了菜谱,没有实际吃过,又哪能尝到真滋味呢?

○今人念了许多书,知道很多古人,可是一位也没有看上,一位也没合心意,所以一位也没有去学。那就是看起自己啦,可自己又常耍脾气,不知足,这又是自己看不起自己。我看也太愚啦!

○我从小没念过书,也不识字。听说哪位古人好,我就学哪位古人。若见今人好,我就不离开他,看他怎么行?多知一个人就多知一条道。我初学‘羊角哀舍命全交’去救杨柏,次学‘杨一守坟’给我爹守坟三年。我做一宗事就学一位古人,那古人的灵就来助我。这就是我的‘学而实习之’,正和圣人的道相合。可惜世人信不真,不肯去学,遇见好人也不注意,那是空学没习。

○念书不如念人,念人不如念我,念我不如念天。古时念书,每人一本,会念不会用,书是书,人是人,那是‘一本散为万殊’。现在我们不用书,光讲道,叫做‘念我’。念明白了再去实行,这是‘万殊仍归一本’。一是天道,这是念天。

○念书不如念人,把一个人当作一个字,把一家当作一句,把一村当作一章,把一县当作一本,把一省当作一部。一个字有许多讲,一个人也有许多事,这就叫念人。

○有一位前清考中的秀才对我说:‘古人说书内有黄金,我已中秀才,还是受穷,古人把我骗啦!’我说:‘你读了很多书,实行了几句呢?你若不照书行,不是古人骗了你,是你把古人骗啦!’

○有人问:‘我早年读书,不敢希圣希贤,今日学道,又不敢学佛学仙。听善人说,立地可以成佛,不知我能不能成?’我告诉他:‘念书的人,叫圣人给吓住了,不敢去学;学道的人,被佛给吓住了,不敢迈步。古时的圣贤仙佛都是人成的,你也是人,要能学他,也就是他,有什么可疑的呢?’

○圣人所以为圣人,就是劝人学道。我们要想学圣人,劝人就是了,有什么难呢?古时圣人是教书成的道,现今的教师也是教书,为什么没成呢?圣人教人学道,不管有钱没有钱,是以教人为主。现今的教员,只知赚钱,不管人成不成。我说圣人凡人的区别,就在这一点。

○我们认识一个人,也不过认识他面貌的大概,就知道他是谁,又哪能把他的肢体毛发,处处辨认清楚呢?明道也是这样,读书也是这样。能把《大学》头一章念明白,一切人道都知道了。把《中庸》的头一章念明白,天道就都明白了,成神成佛、为圣为贤都用不了,可惜人都是务广而荒啊!

○孔子老年和群弟子言志,他愿‘老安少怀’,光(只)说没有做到。我立了许多安老院和怀少园,是替孔子还了大愿。孔子传道,光(只)教男子,没教女子,我办女学是补孔子的漏。

第三节 学佛

○存佛心、说佛话、行佛事,当体成真就是佛了。现今学佛的人,大都从‘欲明明德于天下’上去用力,不知从‘修身、正心、诚意、致知、格物’上入手,所以不能成佛。

○人都不知顾名思义,不知‘我佛’,就是我自己。偏向外求,越求越远。所以古人说:‘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现今的人都被大帽子扣住了,学佛的人便以为佛是独一无二的,谁也不能学。若有人说要学佛,就以为狂妄,认为是侮慢佛。其实这样人是把佛看小啦!如果人人行佛道,人人是佛,那该有多么好!佛是愿意人人都能成佛,不是自己成佛就完了。

○佛的心里,不但愿意人人都能成佛,并且愿意能比佛更高几等。人也必须把人教得比自己高,才算对得起人。

○普通人以为别人的事与自己没有关系,所以不注意。不知人就是我,我就是人,人我本是一体。把人我一体做到了才是佛界人。

○人说佛国里一人有饭吃,大家都有饭吃,一人有物用,大家都有物用。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人我的分别。所以没有人我的分别才是佛国人。

○学‘好’是学‘好’,学道是学道,分不清可不行。某人开口就是佛,我专讲我。佛是人的榜样,照佛说的去做,才能成佛。天天讲佛,日日说佛,显示自己知道的多,那是学‘好’,不是学道,象开个谎花,不能结果。

○人都念已成的佛,我念未成的佛,使他成佛,才是真念佛。谁是未成的佛呢?世上人都是。我劝他尽人道,就是念他成佛呢。岂不知佛不是空念成的,是由争贪里漏下来的,我不争贪也劝人不争不贪,惬人还不信,真招笑。

○佛是人成的,今天不求人道,先求佛道,真是舍近求远。我是从扛活(佣工)上得的道,人都轻视我。有一年某人士向我说禅机语:‘芥子能藏须弥山’我说:‘是我’。他说:‘请解释’,我说:‘我这个人活在世上,真象一粒芥子那么藐小,可是我的心里藏著佛国、天堂、苦海、地狱,四个大世界。不正是说我吗?’

○八德是八个门,都能进入佛国。不过人应当从哪个门进,就由哪个门进,这就是‘素位而行’的意思。我是由忠、孝两个门进来的,给人放牛、扛活全部抱定一个‘忠’字;对老人抱定一个‘孝’字,这是我敢自信的。

○人不得道是由于性、心、身未能合一。身子做事,心里想别的,是心和身不合一;遇著逆境受不了,生气上火,是性和心不合一。必须三合一,才能得道。要想成佛,还得四大界合一。今人只用心念佛,身口与佛相违,怎能成佛呢?

○我早年劝世,不敢带书,怕人问我是什么教?我遇著什么教就是什么教。那年我到朝阳基督教会,有人问我是什么教?我说没教。他把我好损(讽刺讥笑)说:‘你没教还没父母教吗?’其实理是一个,人若不真也难成道。

第四节 天道

○人做事要先听听天的口气,惬人赞成的就合天心,惬人反对的,便违天意,谁说天不会说话。

○做事不可亏人,亏人就是亏天;做事不可欺人,欺人就是欺天;做事不可疑人,疑人就是疑天。你不信天,天就不保佑你。

○想见天心先看惬人的心,想闻天言先听惬人的话,想知天意先察惬人的意,惬人就是天。

○惬人就是天,所以说话要凭天理,做事要顺人心。人若抱屈就是怨天,人若循私就是违天,人若养性就是事天,这叫天人一致。

○小人做事好欺天,因为他背著人,唯恐人知,终归瞒不了人,就是瞒不了天。欺不了心,就是欺不了地。

○如果有一个忤逆不孝的儿子,打他自己的爹妈,并没有打别人的爹妈,可是人都恨他,这正是天恨他。再如有一孝子,孝顺自己的爹妈,并没有孝顺别人的爹妈,可是人全敬他,这是天敬他。

○骂人的人,打人的人,惬人必定不愿意他。被骂的人,被打的人,惬人一定可怜他。这正是天心发见处。

○人和天是通著的,合乎人道就合天道。顺天天就应,逆天就降灾。若以为天道不可靠,是不知天。

○以天命为主的是对天算帐,人若信天,天绝不负人。若是信不著人,就是信不著天。你不信人,人也不信你。

○我的道就是惬人的道,信著惬人就是信著天了。人要能对天办事,对天说话,对天算帐,照天理去行事,才合天道。

○你要学好,惬人就要管你,不是惬人管你,是天管你。学道的人要注意,天要管你,你可不要生气呀!

○人得天道,才能享天福。天道虽远,知天很难,可是缩回来,知性是最近的路。性中有天,命就是人。知人、知性就知天,何必远求呢?人为什么要研究天呢?因为与天道不合,离开天了,不是任性,就是怨人,所以才招灾长病。

○道生天地,天地生人,人得天地的灵,是天地的代表。天不说话,人能说话;地不能做,人能创造。我说天地就是我,也就是道。万物都是我的,也不是我的。人和天地一般大,要能以天地为心,就和天地是一体,才能和天地相通,所谓‘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人被物欲所蔽,才以为天地不通,所以祸来了不知道,德来了吓一跳。

○性是天的道,诚是天的心。尽性就是事天,尽一分性,就知一分天;诚一分意,就知一分心,就长一分天理,就除一分人欲;尽性尽到极点,就和天是一体啦!

○人能得著天道,就算和天‘接碴’ (接灵)了,知进知退,没挂没碍,才能‘无入而不自得’,与天地同体。

○人本来和天地是一体,有不明白的事,只要向天去求,没有得不到的。有不如意的事,或是含冤莫伸,只要向天说出,也自然了却啦。

第五节 破迷

○人迷在什么上受什么害,所以富的,死在富上;贵的,死在贵上;多情的,死在情上。能脱出来才算有道,脱不出来就是迷人。

○人说胡、黄、白、柳(狐仙、黄仙、猬仙、蛇仙)会迷人,我说世上就是个万迷阵,没有一样不迷人。上等人迷在理上,迷在文字或宗教上;中等人迷在名利、儿女上;下等人迷在酒、色上,一辈子也打不开阵;最下等人迷在鬼神、吃穿上,死了拉倒,实在可怜!必须四大界分清,才能不迷。

○世人都被鬼迷住啦!抱屈的是屈死鬼作祟,生气的是凶鬼作祟,上火的是急鬼作祟,怨人的是冤鬼作祟,定不住性的是无常鬼作祟。此外,好酒的是被酒鬼迷住了,好烟的是被烟鬼迷住了,好色的是被色鬼迷住了。凡是有禀性、嗜好的,都是被鬼捉弄著啦!没有鬼捉弄神的。

○世人学道,也被道迷。听说谁有神通,就去恭敬谁,给他磕头;听说哪位神仙有灵,就供奉上,给他烧香;听说哪位神明好,就给他修庙,以为是无量功德。这和小人谄媚有什么不同?那叫迷惑。还有贪心用事的,为了求福,离道就更远了!我才说,他修庙、我修神,他修房子,我修人。

○人有迷于财色、有迷于烟酒、有迷于儿女的,没有儿女盼儿女,过房儿子,抱养女儿,又为儿女争贪,忘了孝道,世界才坏的。周围的人迷我,恭敬我、抬举我,说我有道,其实我没有迷人,人偏来迷(信)我。

○世人都说念经是修好,只念不修哪能好?吃素的人,人称他为善人,其实吃素只是了断回圈,你不吃它,它不吃你。烧化纸钱说是解冤,人的冤还不能解,怎能解鬼的冤呢?那年我在锦州,邱老伯念了一早晨咒,我问他念什么?他说念解冤咒,能够解冤。我说,若能不怨人就可以解无量的冤。

○耍脾气的人都有仗势:贵人耍脾气仗著势,富人耍脾气仗著钱,穷人耍脾气仗著穷,小孩子耍脾气仗著小,立业人耍脾气仗著立业钱,都是迷人。看起来发大财,当大官也不是好事,被名利所累,为名利所迷,不如没有倒轻快。人能在名利之中,超出名利之外,才算出数,才是真人。

○世人有迷信八门的,每逢要出门或作事,都要看八门。迷信八字的,常请瞎先生批八字。依我说,‘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是极好的八门,人要由这些门走,那八字也没个不好,成圣成贤都用不了。不过,也要看自己应该从哪个门进,就走哪个门进。我是由忠字门进来的,从小给人放牛,长大给人扛活,后来在家种田,入宣讲堂劝善,办女义学和道德会,我敢说没有一件不是忠诚去做的,有了一个忠字其他的七德也就不缺了,我的八门和八字还会不好吗?世人又何必迷信呢?

第六节 不怨人

○我常研究,怨人是苦海,越怨人心里越难过,以致不是生病,就是招祸,不是苦海是什么?管人是地狱,管一分别人恨一分,管十分别人恨十分,不是地狱是什么?必须反过来,能领人的才能了人间债,尽了做人的道,能度人的就是神,能成人的应当是佛。

○君子求己,小人求人。君子无德怨自修,小人有过怨他人,嘴里不怨心里怨,越怨心里越难过,怨气有毒,存在心里,不但难受,还会生病,等于自己服毒药。人若能反省,找著自己的不是,自然不往外怨。你能,不怨不能的;你会,不怨不会的。明白对面人的道,就不怨人了。

○现今的人都因为别人看不起自己,就不乐。其实我这个人,好就是好,歹就是歹,管别人看得起看不起呢?只是一个不怨人,就可以成佛。现在精明人都好算帐,算起来不是后悔,就是抱屈,哪能不病呢?

○读书人属金,金主开辟,士子读书,古今中外无不研究,是最明理的人,绝不许怨人。别人不明理,是读书人没把他教化明白,怎敢怨人呢?

○当官的人属火,火主明理,明理不怨人。百姓不好,怨自己没治化好,怎能怨人呢?

○善人不怨人,怨人是恶人。贤人不生气,生气是愚人。富人不占便宜,占便宜是贫人。贵人不耍脾气,耍脾气是贱人。

○‘不怨人’三个字,妙到极点啦!

第七节 不生气 不上火

○我常研究,火逆的多吐血,气逆的多吐食。要能行道、明道,气火就都消了。

○上火是‘龙吟’,生气是‘虎啸’,人能降伏住气火,才能成道。有人惹你,你别生气,若是生气,气往下行变成寒。有事逼你,你别著急,若是著急,火往上行变为热。寒热都会伤人。修行人遇好事不喜,遇坏事不愁,气火自然不生,就是‘降龙伏虎’。能降伏住,他就为我用;降伏不住,他就是妖孽了。

○气火是两个无常鬼,能把他们降伏住,火变为‘金童’气变为‘玉女’,我自己就成佛了。被人惹得生气,气变为寒,被事逼得著急,急便是火。不能自主的就不能自了。

○禀性(脾气)一动就是火,私心一动就气。古人说‘降龙伏虎’就是把‘气火’制住。真能制住,身界还有不成的吗?

○禀性用事,鬼来当家。因为生气上火一定害病,害病就是被鬼打倒啦!正念一生神就来,邪念一起鬼就到。可惜人都不肯当神,甘愿做鬼!

○生气说话是‘鬼’说话,上火说话是‘妖’说话。若能时时省察,常常涵养,就能‘降妖除鬼’。

○修行人常说‘一尘不染’。我以为一切不著住才是‘一尘不染’。若是遇著不如意的事,就动了性(耍脾气);不顺手的事,就动了心,正是‘染尘’啦!

○气属阴,火属阳,谁使你不乐呢?就是他们两个,志是能化他们的。

○火是由心里生的,人心一动就生火。一著急,火往上升,一动念,火向外散。若能定住心,火自然下降。不守本分的人,额外的贪求,火就妄动。若能把心放下,不替人著急,就不起火,该有多么轻快!

○动性是火,心里生气才是气。人心一死,道心自生;人心一动,道心自灭,争贪的念头就生出来了。因争生气,因贪上火,气火攻心,整天烦恼,就是富贵,也没乐趣。所以古人治心,如同治病。我说把心掐死,该多么省事!

○若是把人比做一棵白菜,生气是受了风灾,抱屈就是生蛆了,动性(耍脾气)就是被雹子打了。

第八节 找好处 认不是

○修好的人多,得好的人少,是因为什么呢?就因为心里存的都是别人的不好,又怎能得好呢?

○找人好处是‘聚灵’,看人的毛病是‘收赃’。‘聚灵’是收阳光,心里温暖,能够养心;‘收赃’是存阴气,心里阴沈,就会伤身。人人都有好处,就是恶人也有好处,正面找不著,从反面上找,土匪还有个‘义’字,若是出卖朋友,‘义’字一倒,一定落网。所以我说,找好处是‘暖心丸’,到处有缘,永无苦恼。

○心里长存别人的好处是存阳,常存别人的坏处是存阴,不可不分别清楚。愚人好自用,自以为是。不找人好处,所以多怨,多怨就多苦。贤人能就下,只怕自己有不是,好取人长处,所以多益,多益就多才。

○找好处能生启发力,能接万缘,是破罪障的根。能存一分好处,就多一分阳光,聚得惬人的阳光,就是聚万灵。

○找好处是真金,要想找好处,就得以志为根,在没有丝毫的好处里,找出真好处来,在忍无可忍时,还能忍得住,就是‘大义参天’。

○能在恶人身上找著好处,怨恨自解,因果自消解。我的老婶和我过不去,天天骂我。我想就是恶人也有好处,不然难活在世上。我昼夜地寻思,终于找著她的好处啦!我对她说:‘性是福星,心是禄星,身是寿星。你老的心眼好,遇事热心,身子成,对人也有功,就是性子不让人,才没享著福。’说得她心服口服。要找人的好处,可别争理,争理离道就远啦!

○我有位二大妈性子又刁又烈,好喝酒,酒后必骂人,我心里想,她那么刁,可没有病,你这么善良,却有病,是什么道理呢?她一定也有好处,是我找没到。我便立志,若是找不著她的好处,我就饿死。一连饿了三天,躺在炕上寻思,第四天果然找著啦!她的好处是不记仇,哪怕她正骂著某人,若是有人说:‘你还骂他呢!他病得不得了,快给他治病去吧!(她会行针治病)’哪怕三更半夜,她也必去。这真是她的大好处,所以她没病,我对她一说,她不但不再骂我,并且特别喜欢我,说我是个有良心的人。由这我才知道找好处真是行道的根本。

○认不是生智慧水,水能调五味合五色,随方就圆。人的性子,要能练得象水一样,就成道了,所以古人说:‘上善若水’。

○人和天地是一体,天下的事都是自己分内的事,世界没好,咱们哪能没有不是?不是到处都有,低头也是,抬头也是,睁眼也是,闭眼也是。看妻子不好是低头不是,看老人不对是抬头不是,看别人不对是睁眼不是,心里寻思别人不对是闭眼不是。依我说,有不明白的道、不会做的事,都是不是。人要能找著本分,才知道不是。人把天理丢了,道理迷了,情理亏了,才不知道认不是。

○真知性的人,准能认不是。就是一草一木也要知道它的性,要是误用了它,也是亏负它。要真知性,不必去求,自然归服你。

○明白人以天性为主,以道心为用。一物不知、对不起一物,一人不知、对不起一人。能这样想才算明白人。

○要能把不是认真了,自然神清气爽心平气和。

○找好处,便是轻清上浮者为天;认不是,便是重浊下凝者为地。

○认不是生智慧水,找好处生响亮金。

○找好处开了天堂路,认不是闭上地狱门。

○认不是胜服‘清凉散’,找好处胜用‘暖心丸’。

第九节 五行性

○我所讲的五行,是以木、火、土、金、水五个字代表来说的,和佛家的五戒,道家的五元,儒家的五常是一样的。

○我所说的五行,和佛家的五戒是一样的。生怒气(木)便是杀,好穿好衣服,求好看(火)便是淫,买东西少给一文钱(金)也是盗,好吃好东西(水)便是酒,说半句谎话(土)也是妄。

○木性人招难,火性人受苦,土性人受累,金性人受贫,水性人受气,象聚宝盆似的,内里有什么就聚什么。太上说:‘祸福无门,惟人自招。’一点也不错。所以我说,好事歹事都是性子招的。

○人的苦都在性子中呢!不服人是阴木,好争理是阴火,好怨人是阴土,好分辩是阴金,好烦人是阴水。

○天赋的性叫天性,天性是不偏不倚的。人赋的性叫禀性,禀性是有薄有厚的。后天的性叫习性,习性是有善有恶的。天性不清不能明,禀性不化不能灵,恶习不除不能立。禀性中偏于木的说话撞人,偏于火的说话燎人,偏于土的说话压人,偏于金的说话刮人,偏于水的说话淹人,人能化除禀性,自然天性用事了。

○常人的性子都有所偏,偏于火的争理,偏于土的欺人,偏于金的伤人,偏于水的淹人,偏于木的不服人。要能化除这一偏之性,自然得道。

○‘知止而后有定’是阳木,‘定而后能静’是阳火,‘静而后能安’是阳土,‘安而后能虑’是阳金,‘虑而后能得’是阳水。《大学》头一章,把做人的道说透啦!《中庸》的头一章,把天道说透啦!

○真水是佛的根,真(阳)木性人有主意、能忍辱,能立万物。真火是神的根,火主明理,知时达务,能化万物,不为万物所拘。真土是道的根,信因果,能容能化,能生万物。别人坏是别人的因果,你不要怨他,也不要替他著急。真金是仙的根,能找人好处,找好处生响亮金,和人聚万缘,有义气,有果断力,遇事迎刃而解,能创万物。真水是圣的根,能认不是,认不是生智慧水。性柔和,能养万物。人如果得不著真五行,固执禀性用事,就死在五行里啦!

○达天时是阳火,信因果是阳土,找好处是阳金,认不是是阳水,能受气是真阳木,这是真五行。

○现今的天时,人人性里都有火,火性人主贪,好争理,所以才争贪不已、战乱不息。不争不贪是真阳火,真阳火才能达天时。(达天时不争不贪)

第十节 讲病

○种瓜的老叟,看瓜的好坏,不必用手弹,也不必用鼻子闻,只凭眼力看就知道,看人也是一样。有个老太太,自从过门就挨男人骂,一直到老。她问我她为什么挨络呢?我说:‘只看你那副阴沉沉的脸,就该挨络,你以后纺线,或是做针钱活计时,常用小镜子自己照照,看有没有笑容?若是有了笑容,就不挨络啦。’她照我说的去做了,她的男人不但不再骂她,反而对她非常好了。

○有个乔老太太有病,请我去讲病。我叫她找做老太太的道,能找著就好了。她就每天呼唤说:真老太太呢?几天后,多年的病,一下就好了。

○有位向太太雇了个男僮,她天天看他不对,日久向老太太病了,请我去讲病。我说:这孩子是个孝子,十四五岁,就能赚钱,奉养父母。你不但不爱他,反而烦他,你儿子二十多岁,不好好念书,不好好做事,每年花你许多钱,你还是爱他,你的心也太偏啦!男僮在外屋,听我这样说,进来给我磕头,然后又出外屋听著。向老太太沉思了一会儿说:他真是个孝子,小僮又进来给她磕头。向老太太的病,立时就好了。

○有个妇人患痨病,请我去讲病,我到她家,见她支使儿女,都不听话,我就知道他男人是三纲不振。我把她儿女不听话的原因一说,正中她的病根,病人就说起她丈夫的不对来。我听了很久,才告辞。走到外边,告诉她男人,你回去对病人说,王先生说你说的太对了!千万不能说她不对,她一定还往下说,说完病就好啦!几天后,我又到她家,说你把别人的过错都说完了,你自己还有过呢?她就说起自己的过错,说完病真就好了。

○有位廉张氏,结婚一个月后,男人远走他乡。廉张氏就在娘家久住,不回婆家去了。他的弟弟病了,请我去讲病。我问明白她家的情形,说:‘你弟弟的病,是从你身上起的,可是病根还在你妈身上。你是媳妇本分,虽然男人不在家,也应该时常回家探望婆母。能这样做,你弟弟的病就好了。我听算命的说:阴降阳伤,阳降阴伤,阴阳俱降,男女齐伤。你是张家的长女,永不回婆家,这叫阴降,长男又哪能不伤呢?再说,你婆母领著几个女孩子,在家度日,心里能不难过吗?媳妇应该和婆母同患难,才算合理。你回家事奉婆母,你父母时常探望,表示亲戚的感情,才合理。’说到这里,她们母女痛哭起来。我见她们受感动了,又向她妈说:‘你知道你儿子的病因吗?’答说:‘不知道。’我说:‘你从前一定说过,给你女儿另找人家的话吧?’答说:‘说过。’我说:‘那就是你儿子得病的日子。你若能改悔,不但你儿子的病能好,你女婿不出百天,也能回来。’说到这里,母女同到□君前,焚香悔过。没到一个月,她女婿果然回来,儿子的病也好了。这件事,因我对于阴阳消长,动静变化都清楚,所以才敢说,所以才应验。

○我内弟的妻子有病很重,别人都说很危险,我知道她是不满意她婆母和丈夫,才有的病。我去劝她说:婆母和丈夫都是你的天,你不满意他们,就是伤了天。你要知道,婆母好管闲事,是盼望你们好,怎可烦厌呢?说到这里,她点点头。我知道她的意回来了,可是知道她还不能好。我劝我内弟说:她的意回来了,心还没回来。她的心在谭喇嘛(会治病)身上,你把他接来,不吃药也能好。他照我说的去办了,果然好了。可见了去心念,正是治病的妙药呢。

○我有个族弟,没有几个钱,娶了个女人,他心里很乐,弟妇本来有眼病,自从过门,因为顺心,眼病也好了,我的儿媳本来没有眼病,后来反倒双目失明,这个分别,就在知足不知足上。

○心里寻思别人不对是心病,性里常发脾气是性里病,心病必引起性里病,性里病必引起身病。能反过来病就好了。

○据我讲病的经验,在家得的病,非出外不能好。在外得的病,非回家好不了。因为病在心里,心事不了病是不能好的。

○有病是苦的,你若是故意地乐,时间久了,真乐就能生出来,阴气象一股烟似的飞了出去,百病全消。俗语说:‘神出鬼没’,乐就是神,阴气就是鬼,神出鬼自然就逃跑啦!

○有病死的人都是有罪的,到了先天世界,人都是乐哈哈地死,所以用不著哭。

第十一节 讲道

○道不远人,我天天讲道也就是天天讲人,若不讲人,哪里有道?学道不专,听的次数多了反而觉得没意思,没把做人当做一回事,不找自己的不是,专看别人的不对,把自己忘了!从小当孙子、当儿子,自己有了儿子当爹,有了孙子当爷爷,一辈子连一个人也没会当,连一条路也没会行,闹个空来白走!人是由这里丢的,世界也是从这里坏的。

○我看世人也太招笑,不是管妻子,就是管儿子,甚至兄弟姊妹、亲戚朋友,只要沾点边的就都要管,可就是不知道管自己,象眼睛是自己的,因为压不住火气,肿得象个大红桃,疼得叫妈,这时候连自己都管不了啦!没法叫自己的眼睛不痛,你看世人该有多么愚!

○伦常中人,互爱互敬,各尽其道,全是属于自动的,简单地说:道是尽的,不是要的。父母尽慈,子女尽孝,兄弟姊妹尽悌,全是属于自动的,才叫尽道。若是互相要道,那就错啦!自动尽道才是善,若是互相要道就变成恶啦!现今家庭所以不和,就因为要道的人多,尽道的人少,好象讨债的人多,还债的人少一样,哪能不争吵?

○现今的人好往下达,老人昼夜奔忙,儿子游手好闲,任什么也不会,岂不是成了‘旷夫’?女孩儿在家依赖父母,争贪不足,日生怨心;出嫁时又要彩礼,又要嫁妆,总感不满,又怨父母、又怨丈夫、又怨公婆,满腔怨气,岂不是成了‘怨女’?要换为大同世界,国无‘旷夫’,闺无‘怨女’,女不赖男,男不管女,男女自立,真正平等,从此打倒男主外女主内的旧习,才叫大同。

○世人真没良心!从小靠他妈妈吃,大一点靠他爹养活,稍有能力,抛爹弃娘去养活妻子。若是富贵人家,当儿女的更依赖父母生活,缺吃要吃的,缺穿要穿的,以为是应该的,必到把家产用光或分光,才各自东西,象一群小蜘蛛必把大蜘蛛吃光了才肯散去。

○从前的家庭是互相依赖的,男依赖女,女依赖男,父依赖子,子依赖父,到依赖得不耐烦了,便互相嫌怨,甚至互相争吵、残害,要不改造家庭,哪能有幸福呢?

○道在对面,在自己身上的是本,本立、道自然就生出来了。象兄长,只问自己宽不宽?不管弟弟敬不敬。当丈夫的,只问自己义不义?不管女人顺不顺。这才是‘立本’,本立道自然就生出来啦。

○今人宁可牺牲性命,也要管教别人,该有多么愚呀!

○人有心灵必有所思,可是‘思’要‘不出其位’,象当爹的人就要思当爹的道,当儿子的就要思当儿子的道,还有不成为父慈子孝的家庭吗?

○我常说:近人要远点,远人要近一点。因为近人近了好欺人,又是你的命,好歹都要认命,只能凭德性感化。对于近人,好也不许说,歹也不许说,还不许心思。只许劝、不许管,劝也有数,劝妻一次,劝儿女三次,劝弟兄四次,朋友五次,劝父母没次数,近人近了是心,远人近了是意,神是一切都近、近而远之,佛是一切都远、远而近之,象世人对我,不都成为近人了吗?

○‘知止’就是‘识数’,世间不论做什么,若不‘知止’,必定糟糕。肉好吃、吃多了伤人,烟、酒好用,多酒醉人,能办事的,办多了累人,被事绊住撒不开手,被人粘住,放不下心,被物累住,脱不开身,全是迷人,人不是为一两个人活著,当官也有数,发财也有数,过家也有数,孝亲也有数,能给父母立业就算孝到头了(这是从世间法来讲,如果能劝父母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了脱生死,直至成佛,乃是大孝)。我说不知止的人全是不识数。

○《道德经》上说:‘知止不殆’,可是常人都不肯在事上去止,所以得不著道,都以为止住就坏了,岂不知若真止住,绝无坏的理。不知止,象走马观花似的,看不真切,必须止住,才能看得清楚。

○儿女不好是你的心不好,女人不好是你的命不好,父母兄弟不好,都是你的命。现在的人,自己没好,先盼别人好,怕别人不好,看见别人不好就发愁、就苦恼,甚至生气打骂,真是太不认命啦!

○我是个庄稼人,常看见高粱地里长的高粱,高的太高,低的太低,就绝对不能多收,一定长得齐了才能多收。一个家庭,也是这样。有能力的就高,没能力的就低。若是高的自高,低的自低,家就一定不齐,必须高的能下就低的,家才能齐。

○男子在家过日子,要知道老人方面是天命,兄弟方面是宿命,妻子方面是阴命,今人只顾阴命,不顾天命,所以世道才坏了。

○‘命者,名也’,名正、命就正了,命正、性自然就化啦。所以教人最重要的是教性、教命。做父母、师长的人教导子弟,要常提老人和先人的好处,不拿老人的好处去教,就是悖道。于今学校里只教知识,并且说老人是老腐败,种下这种因,子弟的知识能力越大,越看不起老人,所以才养成不知孝悌不明礼让的风俗。人都怕日子过坏,不知道命坏了日子才会坏呢!

第十二节 慈道

○爱人是害人,相著人就是欺负人。做父母的都是自己害他们的儿女,任情娇惯,溺爱不明,以致不务正业,家里多一个浪子,世上多一个游民。儿子越造业,他越去为儿子贪,简直是推儿子下地狱,还说是儿子不成材,怕他将来受罪,就是不义之财,也去贪求,这种财产留给子孙,和留毒药给子孙有什么不同?自己造孽,儿孙受罪,真是自做自受!

○老人怕子女受罪、多置房产地业,预备够下辈人生活的,这样的老人,不是慈爱子孙,正是欺负子孙,他以为子孙不能谋生,无力吃饭,所以大事准备。对外人刻薄悭吝,专为子孙积蓄,子孙们什么经验也没有,只能吃喝玩乐,到后来真落到没有饭吃不能生活了!这样的老人,可笑不可笑?这样的儿孙,可怜不可怜呢?

○佛国里的人见面就有缘,天堂里的人见面就乐,苦海里的人见面就烦,地狱里的人见面就仇视。凡是对面来的,不论冤缘都是因果,不可不认识。要知道冤是个人惹的,缘是自己结的,父聚财,子散财,是对面因果,若再聚财,等于推儿子下地狱。受气受苦的人,受一分了一分,要是以死了之,正是没了。

○怨是结冤的,恼是中毒的。一般人遇著儿女不好,就生怨气。岂不知儿女不好,是你的命不好,叫你修命呢!你不修命,反而怨恨子女,正是不要命啦!儿女犯错,父母要宽容、要领导、要责己、要正己,时间久了自会悔改,这叫义气。不然,你怨他,他恨你,日久成仇。况且子女是祖先的遗德,你要怨他,正是欺祖。

○子女肯尽孝的,是由德上来的;能败家的,是由孽上来的。要知子女的成败,且看自己的行为是德是孽就是了。

○世人常骂人‘缺德’,听的人就生气,不知道自反。我认为遇著不成材、不知耻的兄弟妻子,正是德行不足的原故,应该努力做德来弥补,时间久了不变就换啦!要是不用德行来弥补,怨恨、打骂都是不中用的。

○从前有个女人,抱著孩子来问我:‘你看我这孩子怎么样?’我说:‘真招笑!你自己合的面,你自己拌的馅,包出的饺子来,不知道是什么面?什么馅?倒来问我!’这和种田是一理,自己下什么种,将来准打什么粮。

○我儿国华问我:‘你领著男男女女的经年讲道,说是做德,究竟德在哪里呢?’我对他说:‘我当年扛活一年赚七十吊钱,你现在每月赚一百元,你比我强,这就是我有德。将来你的儿子若是比你强,就是你有德。’他若是再问,他的儿子怎能比他强?我会告诉他,把赚的钱,拿出六成行善,用四成过家,他的儿子准比你强。

○旧家庭的家长都会装鬼,一早起来不是说人就是呵人,甚至骂人、打人,他气别人也气,气就是鬼。我会装神,见人不对,我就一笑,乐就是神,神起就不伤人,当时也不说他,等过几天,他乐的时候,或是他问我,或是我问他,把道理讲明白,他也就悔改了。就是小孩子不听话,也说他听话,好哭也说他不好哭,日子久了,自然能改过来。

○人有人性,物(动物)有物性,能知人的性,才能度人,能知物的性,才会用物。离开物道,享不著物的福;离开人道,也享不著人的福。若是管人,人准不服。要会领人,夸他的好处,提他的阳光,他才乐意听从。对于物类,也要温存它,不可以打骂,人和物是一理,这就是‘率性’。可是人总好管人,虐待物,简直是推他下地狱,撵他下地狱。

○老人要知道儿女的好处,就是责备他,他也乐意。所以说:‘找好处开了天堂路’。

○道是天道,人人都有,并没有离开人,因为人是天生的,什么时候求,什么时候应,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有,天并没有把人忘了。象当老人的,若是每天问老人怎么当?问过百天,准能得著命。有不会的道,只要问真了,自有明白的一天。可是人做事,若是不循天理,不孝老人,就是把天忘啦,天也就不理他啦!

○以志当人就是个真。若是老公公被儿媳妇骂了,便该立志说:‘你要能骂动我,算我当不起公公!’能这样定住就是佛,是佛就有神来保护。以意为主就是个乐,乐就是神。

○我明道以后,妻毁子谤,朋友绝交。因为他们和我隔界,并不怨他们。那年我在范家屯开会,我儿国华反对我、排斥我,在讲台上疾言厉色的,把教鞭敲得粉碎。惬人不平,要替我管教儿子。我说不可!他是怕我办坏了,才大老远地来拦阻,我若不是他爹,他再也不会著那么大的急。我是志界人,不用说他打黑板,他就是打我,我也不动,准当得起爹。我若是动性骂他、打他,就是无道啦!

○儿女是世上的,有了能力应给世上服务。要是因为父母,把子女累在家里,在子女方面是小孝,在父母方面就是不慈啦!

第十三节 孝道

○人人都有道,不必向外去求,先要克己,不要管人。管人是假的,管自己才是真的。自己不真,惬人不佩服。人人都说敬天地、孝父母。我说,想敬天,要先清性,性不清不能孝父;想敬地,先要净心,心不净不能孝母;心性不清净,说是孝敬,等于骂人。

○不会当人不算孝,不会做事不算孝,惬人不佩服不算孝。把人当好,把事做好,令惬人佩服了,才算是孝。

○会当人的聚万灵,不会当人的散万灵。见一个人要格物一个人的道,见一物要格物一物的理,就叫聚万灵。能明白对面人的道,才够上一个人字。不明白谁的道,就对不起谁,不明白物的理就对不起物。当儿子的要是不明父道,就对不起父亲。当丈夫的不明妻道,就对不起女人。明白对面人的道,才可以当人。

○道找一面,就是克己。自己要认不是,不找别人的不对。不论父母慈不慈,但问自己孝没孝?不问兄弟义不义,但问自己悌没悌?不管别人好不好,但问自己诚不诚?志诚感动佛,意诚感动神,心诚感动人,身诚感动物。别人不满意你,是你无能。别人不赞成你,是你无用。你若是看不起人,是你无量。

○想尽孝,要从性、心、身三界入手。性不化不能孝性,心不诚不能孝心,身不修不能孝身。想要真尽孝,必须清三界。

○身界人只知道吃穿,就以为给父母吃穿是尽孝,这是孝身。心界人知道人的心意,就以顺心为尽孝,这是孝心。身心两界的人好惦念人,又以惦念父母为孝,岂不知思亲而不思道,能增加父母的罪,你心不安,老人的心怎能安呢?意界人以乐为主,他就以使老人快乐为尽孝。志界人不拘形式,心存父母的志,使老人安心,不令老人操心,这是孝志,才是真孝。要能给老人立业,是送到了佛国,才算孝到头啦!

○人用心惦念父母,等于杀他的父母。要能把人情割断,用志尽孝,才算是佛国的孝子。

○心多叫不知好歹,心里惦念老人,比骂老人、打老人还厉害。做什么不务什么,便是亏天,便是不孝。

○人常问我,孝道怎样尽呢?我说:尽孝要从漏处入手,有困难的地方,就是父母忧心的地方,你要不管就不算尽孝。

○老人如有错的地方,儿女能补上才算尽孝。我妈在世时,因为怕家族欺负、儿孙受累,不敢奉养老人。后来我知道这是一步错处,立刻接回我爷爷奉养,不但不要养老地,并且还有债累,我也一定要奉养,这正是补漏呢。

○身是物,心是儿女,意是父母,志是祖父母。欲知儿女好坏,看你的心正不正?人要是不乐,好发颟,就是意不诚,父母准不好。所以我说治世也不出本身。

○某人问我:‘我爹喜欢嫖赌,伤身耗财,我应该怎么办呢?’我告诉他说:‘你只有用感化的方法。我有位族叔,从前也是这样,堂弟问我得怎么办?我告诉他,要常对人说他爹的好处——能吃亏、有德,等日久传到他爹耳里,再等他爹喜欢的时候,备些酒食,给他爹吃,吃得高兴的时候,再对他爹说:“外人都说你老不务正业,我是你老的儿子,我一定要立志行道,恢复你老的名誉。”他照我说的去做了,族叔不但改邪归正,并且勤俭理家,增加了许多田产。’所以我说,对老人用感化是尽孝的无上妙法。

○当人不好是不知命,叫做丢命。事做不好是不知‘道’,叫做丢道。都是不孝的人。想超度父母,得自己比老人强,超过父母所做的,才算超拔。

○人若拿老人的钱,购置饮食衣物,奉养老人,看似尽孝,其实不能算孝。老人有财产,儿子还要赚钱使老人担心,也不算孝。我的意思是,老人若是有钱,就用老人的钱,若是老人没钱,子女赚钱给老人立业,止住争贪,存住德,才是真尽孝。

第十四节 妇女道

○我守坟时,知道世上最苦的是女子,我才立志办女义学,使女子长知识、有能力;成立道德会,教女子学道,使女子明理,能自立生活,不累男人,这是提高女子地位,正是教女子出苦得乐。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话太不公平!女子不读书,怎能明理?生些糊涂子女,世界才不太平。古时周有三母,才生出圣帝明王;有孟母才有孟子。为了改种留良,重立人根,非从女子教育入手不可。将来世界大同,女子也能为官、也能治国,凡是男子能做的事,女子也能做。不依赖男人,自然不受男人欺,才是真出苦得乐。

○古时不许女子读书,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这话太不公平!女子不读书怎能明理?不明理怎能行道?我才立志办女义学,救天下的女子,出苦得乐。先叫我妻去念书后办女义学。当时官府不许可,常被解散,他在此地解散,我到别的地方去办。后来国家也立女学了,我的志愿达成,又立道德会,使女子明道,劝世化人。这也是破天荒,从来没有的事,我儿说我‘矜奇立异’,岂不知我教女子,正是翻世界。

○古时圣人专教男子,可说是先来‘开天’。现在我教女子是后来‘辟地’,从此‘否极泰来’,女子都能明道,化除禀性,涵养天性,懂得诚意,存心不杂,女子存什么心,就生什么样的子女,分毫不会错。

○男子化性是天清,女子化性是地宁,天清地宁生个小孩赛神童。

○我们人生在世,第一不要迷信。大家恭敬我、信仰我,说是我有道,这也是迷信的话。道是人人所固有的,守住本分行事,就合道了。比如说女子要学孟母,孟母能自立,能教子,为万世女子师表。你们女界,要能立志去学她,不也就是第二个孟母了吗?孟母的道不也就是你们的道了吗?

○女子多苦因为不知足,好往上比,见人家有,她也想要,不知道自己的命和别人不一样,风俗就因此坏的。男人为难她不管,首饰非戴不可!把人看轻,把物看重啦!认为男人为她劳役是应该的。对于男人,不是看著,就是管著,轻者把男人霸去,重则把男人累死。抛弃公婆领著男人出外另过生活,任性而为,怎能没罪?即使有儿女,也难出贵。

○道在下边不在高处,高处有险,低处才有道。人能以贵就贱,以高就低,才能出贵,托起愚人,才是贤人。象刘静一老师,原本是清修,她悟明白了妇女道,甘愿下嫁又愚又笨的李永成,伸手就得,毫不费力。往下一矮就出贵,往上一贪准不足,往小一缩就厚实,往大一摊就薄啦!别人比你强,你就不出贵,她不嫌李永成傻,就是贤人。

○世俗的人都是知进不知退,象打仗似的,入了阵不能破阵,怎能不受害呢?就象当媳妇的,未出嫁前,不明白丈夫家的道,出嫁后又不知道全家人的好处,这正是知进不知退,所以都离了道啦,离了道还想家道昌盛、子孙发达,那不是‘缘木求鱼’吗?

○爱不重不生娑婆世界,没罪不投生女身。既生为人就该行人道,人道尽天道返。可惜人都不明白!只想享福不知尽道。吃穿等死,与世无益,这是自暴;孤阴不生,自寻烦恼,这是自弃。人秉阴阳而生,道在阴阳之间,会了自然没苦,怕苦而不尽道,正是违天,怎能成道呢?

○世间最苦的是寡妇,古时丈夫死了,女人以守节为贤,那也不合道。有应守的、有不该守的,若是公婆年老,无人侍奉,儿女年幼,无人抚养,或是性好清静,可以守节。如果公婆年壮,又有叔伯,再没儿女,自己又年轻,可以不守。要是舍不得富贵,那叫守财;改嫁怕受苦的,叫做守身;如果再整天苦恼,疾病缠身,就是守苦啦!必须行道,才算守节。

○男人中途丢下父母死去,也是有亏孝道,守寡的人,要能替夫尽孝,才算合道。所以守寡的人责任更重,怎么可以自恃欺人呢?又怎可灰心退志呢?

第十五节 姑娘道·媳妇道·老太太道

○姑娘性如棉、志为根、心存惬人好处、身有补助力、以提满家为己任、做一家的贵星。

○媳妇性如水、意为根、身子要勤、心感一家恩,以托满家为己任、做一家的喜星。

○老太太性如灰、志为根、身子要稳、心存惬人的道、以兜满家为己任、做一家的福星。这是妇女的真道,不要轻视这几句话俗气,谁能悟透谁有福享,千万别当口头禅,会念就算啦!必须实行出来,才算得道。

○志为根是不贪,性如棉是不争,用绵花纺线、棉长不断,姑娘的意,也要象那样长。

○当姑娘的对于家庭,身有补助力是消阴命,是和佛国接气;心存惬人好处是接缘的,是成神的途径;性如棉,意气发动,是成神的根;志为根是成佛的根。

○姑娘是世界的源头!源头不浊,水流自然清洁。当姑娘的要是好退缩,不肯讲姑娘道,就象有灯无光一样。

○媳妇性如水,性子要象水一般地温柔,水弯弯曲曲流去,说不定流几千里终归大海,媳妇的意也要那么长,把全家人都托起来,象水漂浮东西一样。会当媳妇准生贵子,你看那水!能养育万物,又不与万物相争,处在最低的地方,随方就圆,合五色、调五味,原质总是不变。当媳妇的要能性如水,怎能不合道呢?随贫随富、可高可低、总不变它的本性,人能这样就算得道,也就是媳妇佛。

○做媳妇的身界要有实行,心存全家的好处,性如水要常乐,就是挨屈打屈骂,也必说是为我好,若是心里没有我,哪能管我呢?若是遇著眼睛有毛病的丈夫,就想比瞎子强多了,能这样想便能知足常乐,这是妇女的真道。道为什么丢了呢?就因为‘什么人’不讲‘什么道’了。

○锦州赵伯心,年轻时就在女义学教书,后来嫁给王家,翁父是双眼瞎,脾气暴躁,婆母是出名的刁妇、又抽大烟,丈夫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流落失踪。她的婆母对她百般虐待,夜晚叫她拿茶倒水侍候到半夜,白天还得教书养活全家,日常不得一饱,这样过了二十多年,终于把公婆感化过来,不但不再讨厌她,反而喜欢她了,公婆去世,她依礼殡葬,惬人都佩服她能行难行的道,受难受的苦,所以我说她是‘女状元’。

○赵伯心的道行得最真,教书养活公婆,生养死葬是尽了孝道,又教书养活儿子,是人间的慈母。再能立身行道、劝化世人,不为儿子做打算,就是神界的母亲了。人所以不能成道,只为儿女关打不破。

○秦方海澜是个女丈夫,为养老母、舍身为妾,为了守节,毁容退魔,为了学道、带病入会,为了救世、讲道论德,为了成道,任劳任怨。人说她是菩萨化身,我说她是化身菩萨,要知道,道是在逆境中修的,德是由苦难里成的,打破难关即登彼岸。

○杜朱玉珊又是顶顶(最高)又是顶底(最下面的底如鞋底),她是善东又是老太太,她在家里是顶顶,当老太太要知道全家人的道。当善东是顶底,要能兜底,知道世人的道,能把家里每个人的道和世人的道,都明啦,才能兜满家、兜满世界,尽了又是顶顶又是顶底的责任。一家好、一国才好;一国好、世界才好,要能得著一位古人的道,你就是位古人,得著今人的道,就是活脱生,要能以志为根,便是到了佛国,真能性如灰,也就是佛。

第十六节 夫妇道

○道是什么?就是阴阳。阴阳是什么?就是夫妇。夫妇各正本位,就合道。道落后天,男无真刚、女无真柔,家庭不和,没好儿孙,殃及社会,天下才不太平,世界才不安宁,这是由于人根不良。我教夫妇明道,天地定位,阴阳气顺,子孙必贤,世多贤人,怎能再乱呢?

○古人说的三纲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我所讲的三纲是——一、性纲、二、心纲、三、身纲。生气是性纲倒,骂人是心纲倒,打人是身纲倒。纲字当‘领’字讲,今人硬当‘刚’字用,要振起干刚,就欺负女人,把领变成了管,把女人当做奴隶、玩物,不是打、就是骂,还以为是应该的,真是欺人太甚!所以我才提倡先天结婚(从俭结婚),使男女平等。

○我所讲的三纲是,不动禀性是性纲,不起私欲是心纲,没有不良嗜好是身纲。丈夫只可领教妻子,不可管教女人,一管便是不纲啦!骂女人是动威风,女人虽不敢还言,可是恼气已存在心里了;打女人是动杀气,女人虽不敢对打,可是恨气已存在心里。这种恼恨之气,当时发泄不出去,将来必遗传给子女身上,这不是管女人的大害吗?人是习而不察,真是愚得可怜!

○古人所说的三从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对也从、不对也从,那叫盲从。现今的女子有三赖——在家赖父母,出嫁赖丈夫,老了赖儿女,也不算对。我说女子有个真三从,就是性从天理,心从道理,身从情理。所以我提倡储金立业,为的是打倒三赖,使女子当个自立的人。

○我常说讲道德要男女各正本位,男子以刚正为本,什么叫刚呢?刚就是不动性(不发脾气)。什么叫正呢?正就是合乎正理。女子以柔和为本,什么是柔呢?柔就是要性如水。什么是和呢?和就要合于理。所以刚正就是柔和,柔和也就是刚正,名词虽然不一样,精神却是一样,人就是习而不察啦!

○究竟怎样才算是‘达彼岸’呢?我说男人必须明白女人的道,女人必须明白男人的道,才是人人都‘达彼岸’了呢。

○现今的夫妇,不是男管女,就是女管男,或是互相管辖、互相搅扰,真成为‘地狱家庭’了!我提倡男女自立不相管辖,正是化地狱为天堂。

○世人最愚,不是男管女,就是女管男,以为是自己的人,非管著不可,这叫‘抢男霸女’,一旦死了,男的另娶,女的再嫁,谁也不管谁啦!人为财物争贪不已,死后也得扔下,不是愚是什么?总而言之都是为己心重。

○我讲的夫妇道,也就是阴阳道,夫妇和、阴阳气顺,互相不克,不但不生病、不夭亡,而且家齐、子孙昌旺。所以我说,男子要明女人的道,女人也要明男人的道,家庭才能和乐。现今的人男管辖女,女依赖男,男人打女人,女人怨男人,这叫阴阳不合,家庭怎能幸福呢?

○王复干讲《易经》说:‘天一生水,地六承之。’我问他:‘水是主柔和的,你常耍脾气,怎能算天一生水呢?’朱循天问我:‘这两句话,应该怎样行呢?’我说:‘男人定住性纲,不发脾气,就是天一生水,女人能托满家,才算地六承之呢。’

○男人所以为男人,因为有女人。所以男人必须明白女人的道。女人所以为女人,因为有男人,所以女人必须明白男人的道。若是男人没有女人就成了鳏夫,女人没有男人就成了寡妇,就不叫做男人和女人啦!

○男女在没结婚以前,都是以尽孝为主。结婚以后,男人以尽夫道为主,女人以尽妇道为主。男人若不能把女人领到道上,不能上孝公婆、下教子女,就是自己十分尽孝,老人也不放心。女子婚后若不能助夫成德,就是自己孝敬公婆,老人也不安心,所以不论男女,都必须明道,才能尽孝呢。

○夫妇相处,最好是没说,说好、会宠起骄气;说不好,会引起争辩。不相关的人,好歹都不动心,把夫妇也看做不相关的人就合道了。

○志界夫妇是忘情的,意界夫妇是淡情的,心界夫妇是牵情的,身界夫妇是粘情的。粘情的就搅,牵情的就怕,淡情的能长,忘情的能真。好也没说,歹也没说,来也没说,去也没说,才是志界夫妇。

○志界夫妇是没说的,是互相感恩的,绝不怨人。意界夫妇是快乐的,夫领妻成道,妻助夫成德,绝不生气。心界夫妇是礼仪夫妇,就会互相管辖啦!身界夫妇,是打骂夫妻,因为是照著财势上来的,所以糟糕。

○君子求己,小人求人。我说求己的是先天,求人的是后天。今后的夫妇要夫不求妻,妻不求夫,各做各事,各尽其道,应聚就聚,应散就散,聚也不相搅扰,是和和乐乐的,散也不相挂念,是自自然然的,这就是先天夫妇。

○我常说,看女人的意,知男人的身。看男人的心,知女人的身。象王三姐虽住寒窑受苦,可是在她的意念中,她的男人准当王侯,后来真封王了。李学惠的意念里,总以为她的男人打吗啡、不成材,最后果然不成材。我的心里存著我的女人必当老师,我的儿子必成为读书人,后来真都那样了,这便是实例。

○男子要以志成,女子要以意成。

○天生人都是有福的,为什么享福的少,受罪的多呢?是被风俗刮的,迷了路啦!当官的贪赃,是太太累的;儿子抛弃父母,与弟兄争财产,是为了妻子;违国法、丧良心,都是为了妻子。没有妻子的为自己享福。从这看来,当女人的把忠臣孝子都吃光了,还以为是向著男人,其实是欺负男人。

○女人助夫,要考查男人所交游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所谈论的都是些什么样的话?读书人谈话若是没有义气、心性狭窄,做官的若是不讲廉耻、好贪赃,当女人的若能把他劝化过来,才真是助夫成德呢!

○我一生过人的地方,是为了公益,立志办女义学以后,不再顾妻子。别人做的善事很大,总免不了顾妻子,所以不如我。朱循天过人的地方,是绝不管妻子,他劝她六次,她不但不听,反而一定要离婚,他也没动性,所以高出惬人。俗人笑他怕老婆,我说他是三纲领的‘状元’。

第十七节 立业结婚

○世俗结婚,上等人论财势,为了享福;平等人论产业,为了生活。当姑娘的,向娘家要嫁妆,向婆家要彩礼,没有要道的。现今的女子有了知识,嫁给有财产的怕累身子,嫁给没财产的又怕受穷,怎么都不放心,也没在道上。女子若不彻底明道,世风也难改,我道也难行。

○我提倡先天结婚(从俭结婚),当姑娘的结婚时连娘家的一件衣服也不要,为的是改善风俗。女子有了男人就有私心,把丈夫当做‘私人’,不是管著,就是惦著,也不算对。所以我又提倡女子要储金立业,为的是打倒‘三赖’。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几句话,依我说,男子储金立业,节制住争贪,会当男人是立住了天心。女子储金立业不累男人,会当女人便是立住了地心。居什么位会当什么人,就是为生民立了命。做到了这些,正是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了。

○创业时代是后天,立业时代是先天。以争贪为主是后天,以谦让为主是先天。我提倡储金立业先天结婚,正是往先天世界拨民呢!拨过去的就是先天的民。若是名为先天结婚,仍存争贪的心,或是立业后心不知足,那还是后天的民。总之,不论会内会外,用志意当人的便是先天,用心身当人的便是后天,是不是先天,不在形式,在乎实行。

○我从前提倡立业结婚,现在又选拔成人,重立先天世界,人们都轻视我所办的事,以为狂妄,岂不知,我受人轻视的地方,正是我行道的妙处!现在看似不足轻重,等百年之后,就会知道我所提倡的,都是改善社会最重要的关键!

第十八节 因果

○我的祖母性子愚,可还厚道,管家疏忽,我老婶不佩服。老婶的儿媳妇对她,比她对我祖母还利害,和她十年没说话。老婶的孙媳妇,自从结婚,一天也没侍候婆婆,等她婆婆死了,她也变好啦。从这我才知道,道要是走错了,越错越远!

○前生在伦常上,亏哪条道,今生就少哪一伦,前生没有尽孝的今生就缺儿子,若是伦常道全亏,今生就是孤独的人。

○朝阳县团山子村王家,是我妈的娘家亲戚,在先开煤窑,后来子弟都不务正业。我讲善书走到他村,他问我说:‘我有什么罪呢?怎么我家子弟都抽大烟、耍大钱、不务正业呢?’我对他说:‘就因为你在穷人身上刻薄,所以穷鬼都投生到你家来啦!在你没当窑东以前,工人每夜有顿面饭,你嫌费,改为每人两块豆腐。买豆腐你又嫌不合算,自己磨豆腐,虽人家半斗豆子打一百块,你用二升半还要打一百二十块,这不是刮穷吗?每逢年节,你家大小股都杀猪卖给工人,正价二角,你家二角半,十二两算一斤,不买还不行。卖旱烟、干粉也是如此。因为你怕穷,在穷人身上刻薄,所以穷鬼都投生到你家里来了!你自己做的,还问谁呢?’他听我说完,哭著走了。

○贵人侮辱贱人,将来必定愚贱;富人刻薄穷人,将来必定贫穷,这也是自然回圈的理,因为你离开富贵道啦!

○你嫌人,人必嫌你,若是你嫌愚人,愚人也必定嫌你讨厌。

○凡事都有回圈,丝毫不爽。不用说对人不可亏心,就是对畜牲,也不可虐待,畜牲虽不会说话,天老爷也不答应。那年官兵在六家子没抓著胡匪,抓了个好人打得胡说,硬说胡匪跑到我家来了!把我抓去好打,我没怨人、也没生气。等到我守坟时才知道是因为我赶车打牲口打得得太狠啦!身界造的罪还得身界还。

○今生屈,前生不屈,今生冤,前世不冤。凡是遇事抱屈的,是不明白三世因果。

○看人是什么性,就知道他的因果如何。凡是人今生所受的都是前生积来的。

○今生是什么性,就知道前生是做什么的。今生是火性,前生一定是当官的;今生是水性,前生一定是商人;今生是木性,前生一定是工人;今生是土性,前生一定是庄稼人;今生是金性,前生一定是读书人。

○前生好打猎或好杀害生灵的,今生火性就高。前生好抗上的,今生木性就大。前生好说谎的,今生金性就强。前生好怨人的,今生土性就厚。

○牛的性里有愚火,狗的性里有阴木,它就现那样个形,受那样的苦,要能把性化了,也就可以脱离畜牲的苦啦!

○某人问我:‘我来生投生什么?’我说:‘你来生投生个二老爷,无权无位,因为你心空。’他问怎能不空?我说:‘性存天理,天命就不空;心存道理,宿命就不空;身尽情理,阴命就不空。若是说假话,行假事,做假德,光好虚名,就是成神,也是个二神,若是当太太,也是个姨太太。’

○人是万物之灵,所以万物都希望转人,若再修便可以成神成佛。可惜人都迷了又要转物,才回圈不已。

○人有妄想或有牵挂,就是回圈没了。不会当人、不明道理,心就赎不出来。不满意、不知足,意就赎不出来。物不空、事不净,志就赎不出来。必须做一件事,了一件事,行一条道,了一条道,钻进去还能钻出来,不被世网迷住,才能赎出身来。

○心是造因果的根,要有一点点私心,丝毫的牵挂,心里就有黑影,就不能‘了尘’。不能‘了尘’就难逃轮回。所以必须死了后天心,才能永断轮回报。

○一切事没有不是从因果中来的,逆事来若能乐哈哈地受过去,认为是应该的,自然就了啦!若是受不了,心里含有怨气,这件事虽然过去,将来必有逆事重来,正因为受而未了的原故。

○阴魂得自地府,只知争贪,所以是昏昧的。灵魂得自上天,知伦常、知礼让,所以是清明的。

第十九节 三界

(此三界与佛经所说欲、色、无色三界不同)

○人是三界生的,天赋人的性,地赋人的命,父母生的身,所以说三界是人的来踪。性存天理、心存道理、身尽情理,才能返本归根。人只知有个身我,不知天上有个性我,地府有个命我。性化了,天上的性我得天爵;道理明,地府的命我得人爵。所以一人本有三身,可惜人都不知道呀!

○性存天理要柔和,心存道理要平和,身尽情理要矮和。

○万教以人为本,人有三本,一性本、二心本、三身本。当人把本忘了,便立不住,‘本立而道生’嘛!身是应万事的,有不会的事,做不来的工作,要努力去学,心是存万理的,知己知彼知进知退,透过去就不困难。性是聚万灵的,要明天理、达天时、以天命为主,按天理去行事,才算立住了。

○性、心、身三界不太平,是因为三界中有三个贼——一禀性,二私欲,三不良嗜好。要想三界太平,就要用天理捉拿性中的贼,用道理捉拿心里的贼,用情理捉拿身上的贼。

○动性耍脾气,是性界的病,心思别人的不对是心界的病,为身子做打算,好占便宜是身界的病。要能反过来,病就好了。

○性界清没有脾气,心界清没有私欲,身界清没有不良嗜好。性不清没有福,心不清没有禄,身不清没有寿,所以要清三界。

○我听人说:‘混元一气化三清’。我以为一个人正是‘混元一气’,性中没有脾气是性清,心里没有私欲是心清,身上没有不良嗜好是身清,三界清了,才算‘化三清’呢!

○三界的病我全会治,必须分开三界、清理三曹。身无不良嗜好,身界就没病;心无私欲,心界就没病;性无脾气,性界就没病。心性的病,非用道治不好,吃药是没效的。可惜人都不知道呀!

○性是福星,心是禄星,身是寿星。吃得过分折福,说话伤人削禄,穿戴过分损寿。人须时时检点,不可忽略。

○人生要道就是去贪、去争、去搅,贪的亏天理,欠天上债;争的亏道理,欠人间债;搅的亏情理,欠阴间债。倘若三个字都犯了,欠三界的债,哪能有好结果!

○贪就是过,争就是罪,搅就是孽。

○好抱屈伤心,不抱屈保心保命;好后悔伤性,不后悔保性保福;好怨人伤身,不怨人保身保寿。人能不抱屈、不后悔、不怨人,三界就都不受伤了。

○我也有个三省,一省性中没有脾气?有人拂逆我的时候,我的性里起什么作用?二省心里知不知足?有没有偏私?吃亏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滋味?三省行为正不正当?确实会做什么?这就是我的三省。

○我也有个三纲领——就是性存天理、心存道理、身尽情理。我也有个八条目——一不贪、二不争、三不抱屈、四不后悔、五不怨人、六不著急、七不上火、八不生气,若能做到,不费金钱,不费力气,不但成道,还能成佛。

○能忍则性了,知足则心了,勤劳则身了,这正是好了,不能了就好不了。

第二十节 三性

○人有三性,一天性、二禀性、三习性。天赋的性是天性,天性是纯善无恶的,孟子说的性善,正是指的天性。人赋的性叫禀性,禀性是纯恶无善的,荀子主张的性恶,正是指的禀性。后天的性叫习性,习性是可善可恶的,‘近朱则赤,近黑则黑。’告子说的性‘可东可西’正是指的习性。天性不清不能明,要想清天性,先去私欲;禀性不化不能正,要想化禀性,先去我见;习性不去不能立,要想去习性,先去不良嗜好。人若能以天性用事,自然‘和其光,同其尘’啦!

○人的存心不同,一时一样,所以一母生九子,各不相同,这叫遗传性。就象辣椒结籽必辣,酸梨结籽必酸一样。要是有不良的遗传性,能从这身上化去,这叫‘上超九祖’,不再遗传给子孙,就是‘下阴七玄’啦!

○人的性是自己生的,作什么事就生什么性。做善就生善性,做恶就生恶性,都在人自己。

○以天性用事的会找人好处;以禀性当家的准看人不对。这叫什么性,招什么事。

○天性有源,禀性有根,前生的习性,就是今生的禀性。能化去禀性(怒、恨、怨、恼、烦),天性就圆满了。不能化的,一触即发,象被鬼迷住了似的,所以叫做‘五鬼’,闹得家宅不安。又叫做‘五毒’,令人害病死亡。它的根最深,不易拔除。人若是降伏不住它,就难当好人。佛说:‘业力随身,必至妄动无明。’难以成道。

○习性是物欲所绕,禀性是人间的烦恼。能在道德场中尽义务,身界算是脱出去了。会当人的,脱出了心界。禀性化尽,才脱出了性界。不然怎能‘超出三界外’呢?

○去习性、化禀性、圆满天性。

第二十一节 三命

○人有三命,一天命、二宿命、三阴命。性与天命合,道义就是天命。心与宿命合,知识、能力、钱财都是宿命。身与阴命合,禀性(怒、恨、怨、恼、烦)就是阴命,把这三命研究明白,你若用好命,你的命难好。命好命不好,在乎自己,哪用算命呢?

○孟子说:‘修其天爵而人爵从之’,可是人一得了人爵,就不再修天爵啦!修德性是长天命,学习技艺、多积钱财,都是长宿命,争贪是长阴命。善用宿命的长知足,能消阴命,不会用的长阴命。只有长天命,是一定可以消阴命。现今的人只知用阴命,重宿命,不知道长天命。又怎能明白天道呢?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不知人不能‘达彼岸’。知人的好处是知天命,知人的功劳是知宿命,知人的禀性是知阴命。知命的人才是君子。好动禀性消天命,好生怨气消宿命,好占便宜长阴命。天命小,要会长;宿命小,要会增;阴命大,要会消。命小要会长,命大要会守,就是‘天权在手’。

○有人来见我,我先问他是做什么的?就知道他的天命有多大。再问他的家业和境况,就知道他的宿命有多大。看看他的禀性大小,就知道他的阴命大小。三命是三界,三界贯通,还有不知道的吗?

○当老师的必须详细考察学生的天命、宿命、阴命,按他命的大小来教育他,才算尽了师道。当父母的,只能养育儿女身体,当老师的却能教学生的性、心、身三界。比较起来,老师比父母还重要呢。

○我拿天命用事,把宿命和阴命都开除了,所以才好的。现今的人,不是用阴命,就是重宿命,妄想命好,真是不会算命!

○人都没有为惬人的心,只知为己,所以才糟的。我所以能成为善人,是因为我把为己的心开除了,也就是把宿命掐死了。宿命是无尽无休的,为它还有头吗?

○以天命用事的必好,以宿命用事的必坏,以阴命用事的必灭。

○我儿在沈阳念书,考第三名,我便往东三省去讲道。他因学问得名是宿命,我讲道是天命,这正是用天命来包宿命,千万不可使宿命大过天命。

○以宿命为公益的长天命,以宿命为自己享受的长阴命。

○天命大的宿命也不小,宿命大的阴命了不了。所以要止宿命,了阴命,长天命。

○天命大的令人悦服,宿命大的受人恭维,阴命大的使人畏惧。天命大的和人,宿命大的压人,阴命大的吓人。

第二十二节 性命

○因为种族不同、风俗不同,所以各教教主所创的教也不同。他的宗旨都是替天行道,他的目的都是为了度人,使人改恶向善,以救人的性命。

○性命是人的根,我得到了人根,那道根也就算得著了。道根是人的性,人根是人的命,性根若是好了,那命根也没个不好。可见人的命不好,都是被性子累的。所以我教人化性,人能化性,就算得道。

○性是命的根,有德的人性量必大,性量大,命也必大。人的命都是好命,因为性子不好,把命也拐带坏啦!道是什么呢?就象木匠打的中线,不论别人好不好,你先给他打个中线,取长去短就合道了。

○道就是命,德就是性。性是保命的,命有消长,必须保全才好。大家细心考查一下就会知道,凡是以天性为主,不拿习、禀性当家的,命都大了。不以天性为主,专拿习性、禀性当家的,命大的变小,命小的就灭亡了,真令人吃惊呀!

○性是根、命是果,扎下根才能结果。人若定不住性就是没扎下根,若不认命,也难结果,好似开个谎花。学道的人,一要化性、二要认命。性化了就不生气,不生气才肯吃亏,吃亏就是占便宜;认命就不怨人,不怨人才能受苦,受苦才能享福。可惜世人都不知道,把性命看轻,把名利看重啦!

○人的性命是相连的,定住性才能立住命。当儿子的命,就得定住儿子的性。当父母的命,就得定住父母的性。什么命就得定住什么性。如果有好命,没有好性,那叫性不归命,也就是没定住性。定不住性,命就坏了——可见人要一动禀性,就得先问问自己是什么命?那性就不敢妄动了,这叫‘性归命’,性归命的人,气质准变,天命也准长,准能当个成人。

○命好似灯,德好似灯罩。灯要罩起来,才能大放光明。人修命也要养性才能灵,和灯要罩起来是一理。

○道象灯芯,德似灯罩。德不足挡不住外界的恶风,没有道不能大放光明。所以说:‘有道无德道中之魔,有德无道一座空庙。’

○古人说:‘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修性不修命,一点灵光无用处。’这话把性命双修的重要,说得太透彻啦!

第二十三节 立命

○世人都愿享福,为什么享福的人少,受苦的人多呢?因为人一不知足二不认命。人要能明道,有福会享,没福也会找。

○命就是人的本分,守住本分就立住了天命。天命长、名也准大起来。会当几个人就得著几条道,若是不尽职、不尽力、喜虚荣、做假事、有名无实,就立不住命。女子若是羡慕人家好,怨自己不如人,又恨不如男人自由,不是抱屈就是后悔,那也是不守本分。

○看自己不如人,那叫自欺也叫不知足,这种人准苦。知足的人天命一定长,情理足道理长,道理足天理长,足了就不费力。若是做这个想那个,叫做漏气,象气球似的,一漏气就瘪了!又象蒸包子,一漏气就生了。所以君子做事不嫌事小,有十分力量使七分,又轻松又愉快,就是活神仙。一起贪心便落苦海,不论怎样大富大贵,也是毫无乐趣。

○人的名是天给的,煮饭的叫大司釜,写字的称为先生。人做事要是名不符实,就是丢天命,也就是不知命。

○行道不可出本位,若是离开本位,不但劳而无功,反而有过。什么是本位呢?就是人的本分,‘素位而行’就可以成道。

○人要‘素位而行’,做事不出本位,说话不出本位,思想不出本位,才能当体成真。若是身为女身,羡慕男人,贫穷人想望富贵,做这个想那个,全是出位的人,怎能成道呢?就象梨要成在梨树上,不能在杏树上成。若是看哪个果木好,可以把它的码子(要接的枝)接在我的树上,自然长好果木。就象读书人学古人行事,就是和古人接碴(接枝)也就是古人了。

○茄子在茄秧上成,黄瓜在黄瓜架上成。茄子移到黄瓜架上成不了,黄瓜移到茄秧上也成不了。人也要不离本位,才能当体成真。

○当省长的一省的民就是他的命,当县长的一县的百姓就是他的命,当教师的,学生就是他的命,放猪的猪官,猪就是他的命。要是因为事多生怨,或是仗势欺人,都是不要命啦!若是没有猪,谁雇猪官?没有学生,谁请先生?没有百姓,不会设官,可见本分内的事就是人的天命。

○人有性归命的,有命归性的。‘命者名也’,不任性,照自己的名位安分做事、始终如一的,叫做‘性归命’。不顾自己的名位,任性而为、做辍无常、喜怒不定的,叫做‘命归性’。象大舜的父母,想陷害他,他不动性,始终尽孝,正是‘性归命’了。

○心存道理,才能知命,知命的人才知道本分。性存天理才能知性,知性的人才知道大道。人有性归命的,有命归性的。性来归命,看他归的是哪一个命?归天命是真的,归宿命是假的,归阴命是坏的。性命合一,放出去是外王,收回来是内圣。

○成人不在地位高低,能力大小,只要守本分,能尽职的就是成人。

第二十四节 化性

○人落在苦海里,要是没有会游泳的去救,自己很难出来。因此我立志要救人的性命。救人的命是一时的,还在因果里;救人的性,是永远的,是一救万古,永断回圈。所以救命是有形的,是一时的,救性是无形的,是万劫不朽的。人性被救,如出苦海,如登彼岸,永不坠落。

○能知人的性,才能认识人,能知物的性,才会利用物,这是和天接碴。什么样的人,就存什么心,说什么话,办什么事,你要是看他不对,就是不知他的性,也就是不明他的道,准被他气著。就象屎壳螂好堆粪球,黄鼠狼好吃小鸡,争贪的人好占便宜,哪一界的人,办哪一界的事,所以说都对。

○人被事物所迷,往往认假为真,那叫看不透,所以才说人不对、和人生气上火。其实是自己看不透,若能把世事看透,准会笑起来,哪能和人生气打架呢?我当初看世上没有一个好人,我就生气,气得长了十二年疮痨,几乎没把我气死,直到我三十五岁那年正月听善书,才知道生气不对,对天自责,我的疮痨一夜功夫就好了,立刻出了地狱。

○我受种种打击,立志不生气、不上火,被人讥笑,也不动性。气火是两个‘无常鬼’,能把他们降伏住,使火变为‘金童’,气变为‘玉女’,不受他们克,那就是佛。那年我在安达县杜家烧锅,遇见张明斋、李超卿,他们两人一连损(冷嘲热讽)了我三天,我每天都是从早听到晚,一声也不响。晚饭后和孟汉臣到郊外,仰天大笑,把阴气放出去,就不受他克。‘有气不生消魔难,有冤不报是修行。’一点也不错。

○逆来的是德,人须要认识,吃了亏不可说,必是欠他的,惬人替你抱屈,你就长命。若是无故挨打受气,也是自己有罪,受过了算还债,还要感激他,若是没有他打骂,我的罪何时能了?我说就是小人也有好处,是挤兑人好的,从反面帮助人,象岳飞是秦桧助成的,关公是曹操助成的,怎能不感激他们呢?

○天加福是逆来的,人才吓一跳,人加福是顺来的,人才都知道。我说世人都有福,就是不会享,给他送德来了,他又害怕,不愿接受。岂不知,道是在逆境中成的,人是由好里头坏的。所以说好是坏的头,坏是好的头。你看!肉有香味,坏了太臭,白菜不香,坏了也不臭。果木在青的时候不会坏,熟的时候,离坏就不远啦!人事也是如此。

○想要当好人,非能担怨不可,能担千百人的怨,才有厚福。人行善而得恶报,人便不平。岂不知受辱受冤能消无边罪孽,只求良心不坏就是啦。

○金刚是最硬的东西,所以要立金刚志。愚人受人侮辱或被人斥责,不以为是加福,反而生气,是刚倒了!明白人好和愚人生气,是刚炸了!不倒、不炸才能立住金刚志。

○‘炼透人情,就是学问’。要在亲友中去炼,炼成了就不怕碰。象砖瓦似的,炼透了就坚固。炼不透的如同砖坯子,一见水就化啦!

○凡是对面来的,都是命里有的,所以遇著不如意的事,不对头的人,要能忍受。孔子在陈绝粮,耶稣被钉十字架,佛被割截肢体,都没怨人,那才是真认命。真认命才能成道。

○从前张雅轩听我讲‘善、功、德’,便弃产兴学,受侮辱、遭魔难,永不退志,那叫定住志了。我常说逆来的是德,要接受,若是心里不乐意,就是受了也没德,若再去找回圈,就更不对啦!

○李永成为什么超过世人呢?因为他有佛性。不论什么人支使他,他都说好啊。呵斥他,他也说好啊。所以我说他是佛界人。佛是以吃亏忍辱为占便宜,正和世人相反。

○人的禀性象蜘蛛网似的,遇著物便粘住,可是一见火使化了。禀性一见真火(乐),也就化了。

○要想明德,必须性圆。要想性圆,必须死心。能装个活死人,性就化了。

○舍钱不如舍身,舍身不如舍心,舍心不如舍性。人能舍掉禀性,就算得道。所以我教人化性,是一救万古,性灵不昧,那才是德。

○何女师戒烟时,我天天给她讲道,烟戒好了,她也化性了。我才知道,若能诚意给人讲道,就能使人化性。

○人各有禀性,所以必须化性。我年轻时患疮痨,听善书明理,才知道我的性子走逆了,向明理火上转,想不到又走到急火上,非常急燥。我乡一位姓曲的生病,被我讲好,他感我的恩,送些茶点给我。我向他大声说:‘你有这些东西,送给你哥哥不是尽悌啦!拿给我作什么?’姓曲的很不高兴。我才知道没到真火上。以后见人先说我性急,说话直率,请原谅。不到一个月,急火性就化了,这是我化性的经过。

第二十五节 学道

○世人学道不成,病在好高恶下。哪知高处有险,低处安然,就象掘井似的,不往高处去掘,越低才越有水。人做事也得这样,要在下边兜底补漏,别人不要的、你捡著,别人不做的、你去做,别人厌恶的、你别嫌,象水的就下,把一切东西全都托起来。不求人知,不恃己长,不言己功,惬人宾服你,那才是道。

○人的心里,总是好高,都是爱好。哪知,事全糟在高上、坏在好上,好上、高处哪里有道呢?人是正眼没开,把道看错啦!别人不做的、你去做,别人抛弃的、你捡来,那就是德,也就是道。象水的就下,把一切物全托起来,自然归服你,自然服从你,这就叫托底。可惜人都好抢上,不肯就下,所以离道远啦!

○学道先学低,不可著相。我和刘振明先学讨饭,讨饭三个月,行路二千里。某人跟刘学道,刘卧他也卧,刘坐他也坐,寸步不离,旁人说他准得道。我说他一辈子也得不著!因为他学的是假相,离道太远啦!

○高的少,低的多,你讲的道高,高人能有几个?必须能高能低才算有道,高处钻不透不能成,低处低不到底不能成。

○我学道先学损、学穷,别人学高、学讲学问,所以没赶上我。

○知足才能落底,知足才能得道,这是得道的要诀。

○好高是贪、怕坏是粘、好好是孽,嫌不好是缺德,不尽职是丢天命。

○只一个‘好’字,把英雄豪杰都坑害啦。

第二十六节 悟道

○我常说人不论是做事、读书、或学道,必先诚意,就是专心致志,要象‘饥者求食、渴者思饮’那样,时时用心、处处设法,才能成功。我办女义学,受一次打击,变一次方法,到底把妇女道讲明,把罩住女子的黑幕揭开啦!

○悟道需要立定志向,时时刻刻在一条道上专悟,久了、道就源源而来了。象压水井似的,越压动水越多,可是井管很细,水并不是在管子里,是在水管外,管里水流出去,管外的水便来补充,道的源源而来,也象这样。

○我的道并不是一下子得的,是一点一点格物出来的。我给张表兄家扛活时,表侄叫我做活的,我就格物了一百天,才明白了。后来我一宗一宗去格物,才知道世界的源头是闺女,世法的源头是庶夫人,世界的大机关是金钱,不会这三宗,治不了世界。

○人想明道,先悟自己的道,再悟家人的道,后悟惬人的道,最后再考察万物的道。有不知道的便自问自答,慢慢地也能明白,这叫问天。我在扛活时便自问:‘人为什么做工?’自答:‘为过日子。’‘为什么过日子?’‘为养活人。’‘养活人为什么?’‘为行道。’我仔细一想,道全没行,人都当错了!我才格物出姑娘道、老太太道,以及父子、夫妇等道,这就叫悟道。

○道是天道,人人都有,并没有离开人。今人为什么没得著呢?举例来说,一颗豆子,有了秧必须向上度浆,把豆粒度成了才算。人也有本,常心思自己的本,诚心求三个月,便能得著,这是我求做活道得著的。

○人做一宗事,行一条道,都可以包罗天地,包罗万古。可惜一般人事过以后就不知玩味了。凡是做过的事,闲著时要虑,虑明白叫觉,做过不知叫迷,迷就是惬生。学道的人先要考察自己身子行的是什么?心里存的是什么?性子明的是什么?得暇时就格物自己以往行得对不对?现在行得又如何?将来要怎样行?人是知多大、管多远。我早先不知才生气长病,以后虑明白了,病才好的。

第二十七节 道德会

○凡事都有个本,道德会的本就是男女。因为全球万国都是由男女而成的,有男女而后有夫妇,有夫妇而后的父子、兄弟、朋友、君臣等伦。‘夫妇是人伦之始’这话说的太对啦!我们道德会要改建社会,首先就要从男女两个人身上下手,能使男女各正本位,都能自立,自然五伦有序,家齐、国治了。

○道德会是空的,必须有道德人、说道德话、办道德事来装满它,才是真的道德会。象水缸似的,必须装水才是水缸,若是装酱就成为酱缸啦!所以名实必须相符,这是非常重要的。

○道德会的人,要能阐扬道德,领起风俗,便是功之首,倘若不能,就是罪之魁啦!

○清末变法没成功,我就知道将来念书人要归一家,不过五六十年就变为新学界了。清末的念书人,都是邪绅,专门玩邪的,所以出个新学界专玩横的。现在横的又过时了,又来顺的,道德会专讲顺的,怎的都好。道德会要不能把道担起来、讲明白,将来还是要遭劫。

○道德和法律是国家的阴阳两大作用,缺一不可。现在的人常说:‘道德补法律之不及’。不知法律是补道德之不及,要是不以道德为主,不论法律怎么严,也要失败。

○蚕作茧不是想永远住在里面,是要化个蛾从茧里飞出去。人做事也该如此,立一个会、办一所学校、做一个生意、过一个家,不是要老死在里面,不过是借他成我的道就是啦。现在的人,做一宗事就当做是后半辈子的‘养老地’,该有多么愚!张雅轩创办海城县腾鳌堡淑贞义务女子学校,办得很有成绩,人材出了不少,学校也不困难了,我劝他离开,和学校脱离关系,教职员和学生,一致挽留,他自己也不愿离开。我说:‘你们也太愚啦!他是个领导人,把你们教成了,他不出去开路,将来你们都要烂死在这里!’我逼了二十多天,他才离开腾鳌堡,向北省去化人,他因此明白了四大界的道,女义学才得发展,这不是实例吗?

○祖先创的业不论怎么好,也要败坏在子孙手里。就象古时教主所创的教一样,不论怎么好,也都要败坏在门徒的手里,没有打破子弟关。因此,我不收徒弟,也不当师父。我的道是最平等的,不当师父不担过,不收徒弟不操心,有多么自然,固然就成为死的啦!

○我讲道化世四十年,谁信谁不信我都知道。有信十年的,有信八年的,不信就不领了。我领人是往上领,世法领人是往下领,相著人、管著人,最后又怨、又恨,表面上是相著,其实是欺负人。我连老婆儿子都不相著,虽不相著一时,却相著万古,能把他们领到天堂、佛国里去。不信的就是缘浅,不可成仇,所以度人也要看火候。

○我得道以后就往外传,要是传不出去,担天下的大罪。我虽然有道,可不卖道,一不借道养俗,二不借道敛财,不怕讨饭吃,只凭感应。先前道德会入会有会费,我就反对,才取消了。去年开会,又要收会费,我说:‘你们真这样做,这个会里可没有我。’大家才作罢。咱办道不许节外生枝、巧取人财。

第二十八节 行道做德

○道是行的,德是做的,不行没有道,不做没有德。上天按天理命名,人要照本分行事,就合天道,本著天道所做的就是天德,也就能不思而得。现在的人只知求财,不知做德,那是舍本求末,等于开个谎花,没扎下根,哪能结果呢?德是根、财是果。所以要想发财,先要做德,那德就是摇钱树的种子。所以说:‘大德者必得其禄’。

○没有贪来的德,没有争来的功,没有搅来的福。把事做好,助人成事是功,有功的人必能掌权。若是自己夸功、与人争功,或是身子虽做,内心不满,那叫劳而无功。舍钱行善或劝人为善都是善,做善的人,来生准富,有洪福享,可是还在因果里。要是能教人去习性、化禀性、除去心性上的苦恼,叫做救性,救性是一救万古,那才是德。人的性子清,才能存德。

○明白人托起愚人叫有德,愚人能信明白人也是有德。天生智者,原为的是愚人。明白人要是不托愚人,就是违天命;愚人不信明白人,也是违天命。我虽然劝世多年仍觉得对不起惬人,因为惬人还没有比我明白,若有人比我明白,我心才安。

○我常听人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怎么叫能屈能伸呢?我以为遇著愚人,能低在愚人底下,把他托起来,才算能屈;遇著高人,志向要超过他,不被欺住,才叫能伸。

○多立事功、多结人缘便是外功,有外功而后有内果。尽伦常、办公益,都是外功。象植物的生根长干、伸枝附叶、开花,都是外功,外功完成,才能结内果。人若是没有外功,不能成内果。就象一样的讲道,没有实行的人,就是讲得天花乱坠,人也不注意甚至还遭到诽谤;有实行的人,说一句别人信一句,哪怕是一句俗话,听的人也觉得其中有道。这不是有外功才有内果的明证吗?

○有多少人佩服,有多大的德;有多少人信服,有多大的功。

○世人都怕水深火热,怕死在里面。岂不知好名的死在名上,好利的死在利上,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自己还不知道呢?我讲道,不要名是‘入火不焚’,不要钱是‘入水不溺’。

○道德是从古至今川流不息的,可是越趋越下,竟降到水底下去了!什么是水呢?就是惬人所喜好的钱财,为财把良心丧了,把道也丢了!我所以能成为善人,大家佩服我,就因为我和钱绝了交。

○学道的人,不去学佛,先去修庙,是叫佛把他支使远啦!念书的人光念不行,是叫书把他支使远啦!学道德的人,光讲道不行道,是叫道把他支使远啦!我知道一位古人就学一位古人,知道一位今人就学一位今人,知道一个字,就行一个字,才是‘知行合一’。

○欺人是孽,累人是罪,助人是功,成人是德。自己要常想想,我当的是什么样人?

○我常说:‘翻世界、造大同’。人们都笑我说大话。其实这话才不大呢,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个翻法,才说我说大话。大事要小办,小事要大办,也是我常说的话。翻世界虽然是件大事,可是要从小处做起。小得象什么呢?就象微尘那么小。什么东西那么小呢?就是人的心念。要能把人的心念翻过来,私的变为公的,邪的变为正的,世界不是就翻过来了吗?

○我常说:‘大事要小办、小事要大办。’平天下是大事啦,可是要由国而家,由家而身、而心、而意、而致知、格物上做起,这不是缩到极小了吗?我是个庄稼人,极愚极笨,一天书也没念过,常说要翻世界、造大同,人都笑我说大话。其实是他没明白《大学》上的意思,要能缩小到意上,由诚意做起,平天下又有什么难呢?常人又以为平天下是王公大人们的事,我认为根本要从小孩子身上下手,从小就灌输道德精神,推广到天下,天下还能不太平吗?

第二十九节 四大界

○志、意、心、身是四大界。迷信的人说,奈何桥上三条路,一条是金,一条是银,一条就是黄泉路。我说用志做人就是‘金’,用意做人就是‘银’,以身心用事,就是走上了‘黄泉路’。

○志界人没说(没有说道怎样都好),意界人知足,心界人好贪,身界人好斗。没说的叫做无心人,知足的叫做净心人,好贪的叫做操心人,好斗人叫做糟心人。糟心是鬼,操心是人,净心是神,没心是佛。

○身界人只知为身子做打算,有己无人,横不讲理,见著东西就想占为己有,占不到便宜就生气打架,总是发愁,所以是个‘鬼’。心界人贪得无厌、总不知足,满脑子妄想,好用机谋巧算,所以是个小人。意界人知足常乐,乐就是‘神’。志界人一切没说,看透因果,不找回圈,没说的算是‘佛’。人要想超凡入圣,得会挪界(转移境界)。

○我常说,一个人必须把四大界分别清楚。究竟怎样算是分清呢?若能本性如如不动,把世间的愚人都托起来,使他们成为大智慧人,便是志界,就是佛国的境界。若能心无一物,常乐无忧,便是意界,就是天堂的境界。若是贪得无厌,多忧多虑,便是心界,就是苦海的境界。若是为名为利争贪搅扰,花天酒地,流连忘返,好勇斗狠,便是身界,就是地狱的境界。所以说,志界是佛国,意界是天堂,心界是苦海,身界是地狱。

○定在志界就是佛国,不论境遇好坏、贫富得失、荣辱存亡,都能如如不动,只知为人成人,以志当人。定在意界就是天堂,知足常乐就是活神仙。心是人界,多思多虑、患得患失,是无边的苦海。今人以心为主,怎能成佛呢?身是个胎生物,终久要坏,所以要把他看假。人必须立功、立德,不知从功德入手,哪能成道呢?

○志界人就象春天,专讲生发。古人说:‘有气不生消魔难,有冤不报是修行。’正是志界人的表现。意界人就象夏天,专讲包容涵养,使万物滋生繁茂,‘君子成人之美’,正是意界人的行为。心界人就象秋天,专讲自私,就象万物到了秋成的时候各自结果不顾别人,所以弄得七零八落。身界人就象冬天,专讲破坏,只知横取豪夺,人人怕他,不敢沾染,沾著一点边就受害不浅。所以我常说,志、意两界是建设世界的,心、身两界破坏世界的。

○志有志的性,他是无为无不为的;意有意的性,是信著人的,遇著好事就愿让给别人;心有心的性,他是贪而无厌、一心为己,总想占人的便宜;身有身的性,他是破坏成性的,人己两伤也不知悔。所以说,心、身两界绝不可叫他为主,只可叫他听命。

○事坏、人不坏是志界人,志界人什么也不计较。意界人是大义包涵。心界人总是算计,怎么能占便宜。身界人见物就眼红,得不到手就生气。

○佛说有三千大千世界,我说有四个大世界,得道的人一眼就看出是哪一界的人。以身当人的,不论做到什么地步也是个破败星;以心当人的,不论怎么能干,也是个操心人;以意当人的,不论事情怎么多,也不累心,是位活神仙;以志当人的,不论遇著多么逆的环境,也不动性,就是一尊佛。(以佛法来看,不动业所感果报在色无色界天,尚未超出轮回。若能以此功德回向西方极乐世界,必定能往生西方净土,成佛无疑。)

○身界人说话,说完就了,存都不存是空的。心界人说话,好谈空理,说了不行,是假的。意界人说话,说完不忘一定要实行是好的。志界人说话,如同板上钉钉,用力也难拔是真的。

○身是坏的,心是假的,意是好的,志是真的。人要当真了,佛、神、人、鬼都能受感动,这叫一真一切真。你要是不真,一切全假,就是好事也得变假。所以君子求已,并不怨人。别人不真,是因为我没真;别人不好,是因为我没好;世界没好,也是因为我没好。《大学》上说:‘一家仁,一国兴仁。’所以我才认天下的不是。

○人有不是都往外推,不知自省,才起争端。身界人不知有过,闻过则怒,终身不改;心界人好面子,闻过则饰,这是讳过,知而不改;意界人虚心,闻过则喜,有过能改。志界人闻过则拜,心里感恩,从心里认不是,不是口头上认不是,是真认不是,内心里忏悔。

○志象树根,意象树干,心象桠杈,身象枝叶。枝叶、桠杈必须修剪,所以要‘正心修身’。

○志、意、心、身四大界之间,都隔著十万八千里。身界人无所不为,他有一帮吃喝玩乐的坏朋友,他就是想学好,他的那帮坏朋友也要缠著他,使他不得上进,所以挪界是很难的;心界想登意界,心界的亲友拉著;意界想登志界,意界的亲友拉著。所以必须四大界分清,才能成道。我自从办‘善德堂’以来,连登了好几步。孙悟空一个筋斗云能打十万八千里,我也有这本领。我办善德当失败,事坏、人不坏,是打了个十万八千里;安达大会后,高正午、杜绍彭要给我还善德当的债,我不接受,又打了个十万八千里。

○四大界是给人定位的,明白四大界,就认识一切人,知道他是由哪一界来的,现在落在哪一界?是哪一界人,就办哪一界的事。有没有宿根?有没有因果?性善还是性恶,全在性子里带著,‘诚于中形于外’,性子清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不但知道他的现在,并且知道他的前生和来生托生什么?

○我说六道轮回都在我们身上呢!何必向外求?人的持身行事,用志的便是佛道,用意的便是神道,用心的便是人道,贪取外物不顾情理的便是物道,专好上火的便是妖道,专好生气的便是鬼道。这六道每天都轮回在我们身上,何必等死后才知呢?

○人须通达志、意、心、身四大界,才能普度惬生。只知神明是怎么成的?人是怎么生的?不知动物是怎么来的,就不能救物。牛的性里有愚火,狗的性里有阴木,鸡的性里有阴金,缺土、前生缺信实,所以就现那样个身,受那样的苦。我们若是不知它的来历,又怎能救它出苦呢?

○志是佛道,意是神道,心是人道,耍脾气就是鬼道。耍脾气神就散,立志佛就来。可是鬼道不明不认识人;人道不会,不认识神;神道不明,不认识佛。人能恢复了天性,万事全知,灾殃全消。把意诚住,万物全灵,苦恼全无;把心定住,万物全通,困难全无;把身练好,万活全做,到处有缘,就是佛国现前了。

○会使用志的人,越遇逆境越乐;会使用意的人,意念多大,义气也多大;会使用心的人,心里千变万化、妙用无穷;会使用身的人,无论怎样做活,也累不伤人。

○我守坟时,守到一百天,守灵了三界,诸佛、诸祖都来搭碴对号。志诚才能聚佛,意诚才能聚神,心诚才能聚人,身成才能聚物。哪界诚、哪界灵。我上虑到佛国,下虑到地狱,每天不知虑多少遍。

○我的儿子向我要钱,我说好啊!不怒也不乐,因为我定在志界上了,一切没说;徐瑞麟的儿子向他要钱,他笑著说:‘我若有钱不给你花给谁花呢?可惜我没有。’他是个意界人;王国华的儿子来信要钱,他生了很大的气,把信扯碎了,他是个心界人;屠永年的儿子向他要钱,他不但没给,反而把他自己气死了,他是个身界人。

○身是受罪的东西,人偏看重他,处处为身子做打算,活著爱护他,死后还要金葬玉葬的,为了保存肉身,才引出挖坟掘墓的事,世人该有多么愚!有形的东西,哪有不坏的理?身子是受劫的物,坏了拉倒,不能出数,叫他做活,才能了罪,叫他享福,罪怎能了?今生不了,还有回圈。

○心就是魔,处处出现。千思万虑、非非妄想,便是魔扰心;忧愁烦恼,生气上火,便是魔扰性;游手好闲,满身嗜好,便是魔扰身。魔的害处,令人心寒。我幸而觉悟得快,把心掐死了,以志为主,才出苦得乐啦!

○春天看种子,夏天看苗儿。种子有六成,种在地里也能出,长得也很旺,可是一到秋天,便成了莠籽,莠籽到了收成的时候先落地,来年必定荒地。世人使心的便是不成的种子。现在的人都成了‘莠籽’,世界怎能不乱呢?

○用心的人,如同用锅烙饼,火一大便焦了;用意的人,如同笼屉蒸糕,气虽大也坏不了。

○心中有累,就是命中有累,事实上必有累事。

○不高兴是生心眼啦!意象皮球似的,有针鼻大小的眼,就漏气啦!性是本,志是根,是万物万事的根。根象雨似的,天雨本来无心,可是酸梨得了必酸,甘草得了必甜。志在天地之间,也象那雨一样。

○我们观察古人行事,要知道古人是用志、意、心、身,哪个字成的道?象孟母教子是用志字成的;三娘教子,是用意字成的。观察今人,也是一样。

○好了好了,了一个、好一个、好一个、开一个。有身,心放不开;有心,意放不开;有意,志放不开。

○近人近了是心,远人近了是意。神是近人远,远人近。佛是一切都远,远而不远。象世人对我,现在不是都成为近人了吗?

○意是神、诚住意不令外散,涵养久了,自然如神。神和天地同大,哪念哪有,谁念谁灵。意是阳光,能照破黑暗,把私欲除净,天理自然流行。

○禀性化了就是意,我们化世界,轻则用意,重则使志。能够用志的,万世罪孽一笔勾消。可是魔来了,你可得定住,稍微一动,便是种子。

○人们持身行道必须谨慎,志界人一倒了志,便要坠落到身界;意界人一失足,便落到心界。

○要想定住志,必须用三界养身。首先要立本,例如教员,就该常研究教书的道,把书理钻透,本自然立住。

○人要是定在志界上,如如不动,不用你去找佛,佛就会来找你。你要是定不住志,就是天天求佛,佛也不理你。因为你见好事心里高兴,是被善魔魔倒了;见坏事心里发愁,是被恶魔魔倒了!要是到了志界上,好事歹事都不动心,对与不对全不动性,魔就助你成佛啦!

○修行人怕染尘,所以有离尘的、有避尘的。岂不知尘在心里,不在身外,要从心里了。心里不可有尘,身外不能没尘。不迷、不染,招魔也不后悔,受屈也不怨人,得失苦乐都不动心,才是志界人。

○死心才能化性,禀性化了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志诚,这是一定的理。

○我最初定在意界上,果然灵啦!我还嫌小,又定在志上,一切没说,不赚钱,也不花钱,专门讲道,一切都在道中求,活也活在道上,死也死在道上。

○用志要从近处做起,我和谁接近,就先悟谁的道,先知谁的性,把他助起来,叫他佩服了算。先令一二人佩服,再令千百人佩服,这才是真用志。

○用志当人是没说的、不变的,你欺我、骂我也是成我,你假、你诈也是成我,就是杀了我也是成我。象岳飞就是秦桧助成的。

○神是助人的,鬼是搅人的。要是能定住志,不但神能助人,鬼也能助人,反面的助,力量更大。

○志要高、意要大、心要平、身子要低。

○各教圣人,没有不是以志为主的。我听说,孔子在陈绝粮,仍然是坦荡自如、弦歌不辍;又听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三日复活仍救世人;释迦佛当忍辱真人时,被歌利王割截肢体,还说:我成佛先度你!他们这种精神,是不是一样呢?所以我说,各教的形式虽然不同,可是这种精神是一样的,若是分门别类就不对啦!

○真到了志界,半点火气也没有,只剩真乐!

第三十节 立志

○我在年轻的时候,常听亲友谈论说,我爹和我爷爷都是读书人,我太爷更有‘善书’的美名,我一天书也没念过,可说是目不识丁啦!将来有何面目见祖先于地下呢?想到这里,非常惭愧!因此我便立志,不论我怎么穷,也非供我儿子念书不可!后来我儿子八岁读书,很聪明,先生非常夸奖。我见先人、后人都能读书,我可怎么办呢?我便自誓说,我也非读书不可!自从三十八岁起,便学讲善书,后来也能认识几个字,还能讲善书,现在又能和大家研究道德,想起来真是可乐!这都是由立志上得来的。

○人常说要有大根大器,什么是‘大根’呢?我年轻的时候,给人家扛活,听人讲《三国演义》说,‘关公寸功未立,不出曹营。’我就立个志——不论给谁家扛活,我也是‘寸功未立不出曹营’。立志就是‘大根’。什么是‘大器’呢?做一件事要想想,能不能推行天下,天下的人要都这样做,能不能好呢?若是能好,一定行得通,这就是‘大器’。现在的人都看到势力上去了,未免大错。

○我三十五岁时,就知道后天世界已到了末运,将来要变成先天世界啦!究竟先后天怎样分别呢?人人只顾妻子儿女就是后天,不顾身家只谋公共福利的就是先天。我二十一岁那年,给人扛活,看见有的兄弟们分家,为争产业拿刀动枪,都有闹出人命的。我暗自寻思,他们是为谁争呢?想了一天,忽然明白了,他们是为老婆儿子争啊!那时我正在抬粪,便把粪筐向粪堆上一丢,大声说:‘我非当个特别人不可!’伙伴们瞅瞅我,也不知我说的是哪里的话?等到我三十八岁那年守坟,就对女人说:‘今后我不能再为你们过家了’,守坟期满,我就以劝善立学为天职,直到现在。

○锦西县孟家屯修孟母庙,工程浩大,竣工时我去参观,遇著孟母庙管事的孟老峰,我深深地给他作个揖,他不理我,向他讲话,他不答言。走出孟母庙我便立志说:‘可见你们老孟家出圣人,你就那么自大!我们老王家就不许出圣人吗?找非立志学圣人不可!’旁边有人讥笑我说:‘你能赶上吗?’我说:‘赶不上也追他几步!’

○我听人讲《中庸》上说:‘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那是照自己先人说的话,我看也可以推开来讲,我听人讲‘羊角哀舍命全交’的故事,我就继羊角哀的志,去救杨柏善人,我也就述了羊角哀的事。我这样做,也就由愚变明了。圣贤的志,谁不可以继呢?继哪位圣贤的志,不是‘孝子’呢?

○当今之世,诸天神明,全在人间,可并没有投生落凡。夺谁的志,谁的灵光就来;学哪位神明,哪位神明的灵就到;学哪位圣贤,哪位圣贤的灵就来。遇著什么事,就学什么人,象摘花似的,搞一个做一个。孟子说:‘人皆可以为尧舜’,就是叫人夺志。平常人要不夺古人的志,终久是个平常人。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